2016-01-18 来源:

 

  多位受访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实行及实行后,还有许多问题有待研究解决。

  一、 全面放开二孩和二胎是否一样?

  五中全会公报公布后,有人提出疑问:全面放开二孩和全面放开二胎是否有细微区别?如果第一胎是双胞胎,是否还可以再生?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建民告诉记者,他真的被这个问题难倒了。在他个人看来,这两个表述内涵并不一致,但他建议在政策执行时偏松不偏紧。“从人口发展战略这个角度,中国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人口增加,而是老龄化。”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陆杰华也认为,“二孩”和“二胎”不是一个概念,这意味着已经有双胞胎的家庭,不能够再生一个孩子。如果第一胎是一孩,第二胎是双胞胎或者三胞胎,应当不算超生。

  陆杰华还提出,实施“全面二孩”政策还有两个问题,需要国家制定统一的政策来明确。一是再婚家庭当中,夫妻双方都已经生过一个孩子,是否还可以再生一个孩子。“单独二孩”实施时,不同地区因对该政策理解不同有不同规定。二是流动人口在生育过程中遇到了要多地办证、申请指标等问题,在一个地区符合要求到了另一个地区又不被允许,这还需国家有统一的政策来解决。

  二、全面放开“二孩”到全面放开有多远?

  在李建民看来,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全面放开二孩,是让家庭在生育决策权上更有决定权,但家庭仍未掌握生育决策的所有权。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学系特聘教授王丰认为,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我国计划生育的改革还“留了一个小尾巴”。以现有政策为例,如果社会抚养费没有取消,生三孩仍将被认定为超生,面临缴纳社会抚养费的问题。

  “从政策上说,根据我们的调查,90%的夫妇基本想要一到两个孩子,想生三个、四个不会超过5%。这样的话,全面二孩的政策就会在大家的生育意愿之内。”李建民说,“但从个人角度,我自己认为应该是彻底取消,有人超生也没关系,因为也有很多人不愿意生,这样就抵消了。”他介绍,部分西方国家就是有些家庭一个都不生,但要生的家庭一般都是多个孩子,独生子女率大大低于中国。

  王丰、李建民都认为全面放开是未来的趋势,中国距此并不遥远。陆杰华说,如果未来实施全面二孩之后仍没有明显的效果,那实施“三孩”也是有可能的。

  三、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未来会怎样?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今年3月明确表示“基本国策不能动摇”,公报也明确写入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陆杰华表示,这说明基本国策是不会取消的,但是内涵发生了变化,“从只能生一个、独生子女,变为了适度生育,生两个孩子。”

  也有专家乐观预计,全面放开二孩后,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将生育权还权于民也不远,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取消只是时间问题。

  李建民的观点与陆杰华类似,他认为计划生育的内涵在未来会有变化。他指出,如果真的要取消计划生育这项国策,到时候需要做的可能只是相关法律条款的修改,比如宪法中涉及计划生育的条款等。

  不过他表示,短期内计划生育政策虽然不会变,但社会抚养费、生育许可证等政策应该考虑做相应的调整。

  四、计生相关的政府机构未来是否会消失?

  在受访专家看来,早在201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将卫生部的职责、人口计生委的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时,计生系统的变化就已经开始了。

  王丰称此对计生系统是“突然袭击”,削减了计生系统的权力。李建民也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很突然的事情,计生系统很多人都不知道,包括地方上的计生委主任都不知道,他们还是从中央知道的。”

  不过李建民认为,计生系统机构消失的可能性很小,更多的是调整职能。他说,计生委相比卫生部本身就是很小的一个机构,机构合并后卫计委设有国家计划生育指导司,负责计划生育的指导和管理。但未来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全面调整,若全面取消生育限制,国家卫计委现有的家庭司有望发挥更大的作用。

  他认为,未来低生育率可能是中国需要面临的问题,因此有赖于家庭司推出一批家庭政策去鼓励生育,这有很大空间去做,但目前在我国仍是空白。据他介绍,西方国家中,推行家庭政策较好的北欧国家生育率可达到1.9(一对父母平均生1.9个孩子),我国要想保持1.8的生育率也需要做很多工作。

责任编辑:蒋美凤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