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06 来源:

 

  2011年我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11714.4亿元,顺利突破万亿元大关,迈入经济社会发展新阶段。进一步深化区情认识,正确把握新形势新变化,对促进我区经济社会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态势,具有重要意义。 

  一、经济保位提位形势严峻 

  我区经济总量连续第3年排全国第18位,经济发展基础持续稳固,但从全国来看,各省份间经济增长追赶态势更加明显。从万亿元省份数量看,2011年全国已有23个省份地区生产总值超过万亿元,其中:东部地区10个,中部地区8个,西部地区5个,有6个省区市是首次跨入万亿元行列。从经济总量看,广东GDP超5万亿元,江苏、山东2省份均超过4万亿元;浙江超过3万亿元;河南、河北、辽宁、四川4省份超过2万亿元;其他15省份超1万亿元。从竞争态势看,经济总量在1—1.5万亿元的省份共有9个,其中高于广西的有3个,分别是内蒙古、黑龙江和陕西,且内蒙古、陕西近年来经济增速均快于我区,我区与其差距逐年拉大;低于我区的有5个,分别是江西、天津、山西、吉林和重庆,2011年经济增速分别为16.6%、16.4%、13.7%、13%和12.5%,也都高于我区12.3%的经济增速,总体呈现追赶式发展态势。因此我区保位提位形势十分严峻。 

  

  二、经济发展支撑水平仍需提升 

  面对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和发展环境,我区坚持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更加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经济增长方式已基本形成了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发展新格局。但与其他省份相比,我区经济发展支撑水平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一)从产业看,我区属于二产支撑型 

  2011年我区三次产业结构为17.5:49.0:33.5,对GDP的贡献率分别为6.5%、65.9%、27.2%,工业化率上升到42.0%,可以看出,我区第二产业比重大、增速快、贡献多,属于典型的二产支撑型经济。从与我区排位相近的省份发展情况看,各省份第二产业对GDP贡献率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52.8%),其中,重庆、山西贡献率超过70%,分别达到73.3%和72.6%;陕西、内蒙古、江西、吉林、天津等5个省份贡献超过60%,黑龙江贡献率为53.6%,均属于二产支撑型经济,表明各省份在GDP达到万亿元时,经济发展仍主要依靠第二产业,产业结构重型化特征明显。从我区来看,我区第一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位居9省份第1位,表明农业仍是支撑我区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二产业贡献率居第6位,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低于其他省份,意味着我区二产支撑程度还不高,仍有较大上升空间。 

  

  (二)从需求看,我区属于投资拉动型 

  2011年,我区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出口分别增长29.1%、18.0%、29.7%,外贸出口依存度为6.9%,投资率为86.6%,投资率比全国(66%)高20.6个百分点,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对经济拉动作用大,属于典型的投资拉动型经济。从与我区排位相近的省份发展情况看,9个省份的投资率均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江西投资率达到95.1%,广西、陕西、内蒙古、重庆等西部省份均在70%以上,表明后发展地区、工业化水平较低的地区要实现经济腾飞需要保持较高的投资率。但这些省份也同时存在投资效益不高的问题,投资效益系数最高的黑龙江仅为28.4%,远低于东部发达地区的广东(39.9%)、浙江(31.3%)。而我区投资效益系数为21.1%,位于9个省份的倒数第2位,在其中的4个西部省份中排最后1位。 

  

  (三)从要素看,我区属于物质资源消耗型 

  近年来,我区重化工业快速发展,高载能资源型工业比重不断提高,占全部工业比重从2005年的55%提高到2010年的70%,经济增长对能源、原材料的依赖程度日益提高,科技水平和劳动力素质发展相对滞后,属于典型的物质资源消耗型经济。从与我区排位相近的省份发展情况看,内蒙古、江西、山西、吉林4省区同样面临能源消耗大、科技水平和劳动力素质亟待提升的问题,也属于物质资源消耗型经济;陕西、黑龙江、重庆3省市虽然能源消耗水平较高,但科技进步、劳动力素质指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表明经济增长正向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方向转变;天津能耗水平最低,科技研发投入多、专利拥有量大、劳动力素质较高,逐步转向依靠科技、人才支撑的发展模式。而我区单位GDP能耗排第6位,R&D研发投入占GDP比重、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每十万人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人口数均排最后一位,要素投入结构不优,经济增长方式亟需加快转变。 

  

  三、经济社会发展处于重要转型阶段 

  (一)经济发展正处于起飞阶段 

  研究认为,一个地区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经济发展将进入起飞阶段,表现为投资率快速提高、主导产业加快形成、政策制度创新变革等特征。当前,我区工业化已经跨入中期阶段,工业比重达42%,成为支撑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投资规模持续扩大,投资总量超过万亿元,投资率达86.6%,在提振市场信心、扩大内需、减少失业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政策优势明显,国家近年来在综合配套改革、重大项目布局、保税物流体系、金融创新和开放合作等方面给予我区一系列政策支持。可以看出,我区经济发展已进入起飞阶段,将迎来一个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但自去年以来,全国经济总体呈现小幅回落态势,受外部需求和内在发展双重影响,特别是物价上涨、资金不足、资源要素紧张等因素影响,我区经济增速有所放缓,预计今后几年经济发展总体将呈现“高位运行,小幅波动”的发展态势。 

  (二)产业结构调整正处于关键时期 

  近年来,我区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工业拉动,产业结构变动趋势主要表现为农业经济比重下降、工业比重上升,特别是2006年以来,第二产业比重首次超过服务业比重,在经济增长中起到了龙头带动作用。但我区工业发展还是主要依靠传统产业,特别是资源型产业和重化工业,虽然这符合当前我区所处的发展阶段,但要实现可持续发展、跨越式发展,就必须加快推动经济转型。但是,经济转型也必须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就我区而言,每个地区面对的转型是不一样的,例如南宁、柳州等发展较快地区面临的是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从低端制造业转向高端制造业,从劳动密集型转向资本、技术密集型制造业;而部分县域经济、贫困地区还处于从农业转向低端制造业的过程。因此,当前全区经济增速相对放缓是一个重要的调整期,积极主动的调整、因地制宜的转型,能为未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坚实基础。 

  (三)投资需求正处于从量增到质变的突破时期 

  从先进地区发展经验看,当经济发展达到较高水平后,经济增长从主要依靠投资拉动逐步转向由投资、消费、出口协调拉动。但需求结构要与产业结构相适应,当前我区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加快推进时期,需要有大规模的资金投入来支撑产业结构的这种变化,因此保持投资主导的需求结构是符合当前发展需要的。例如2002年以来,我区经济连续十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年均增速达12.8%,同期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32%,对经济增长起到关键拉动作用。然而,同期我区经济总量在全国排位却不升反降,关键就是由于投资效益不高,经济增长相对粗放。因此,我区投资重点将是在保持投资增速和规模合理水平下,更加注重优化投资结构和提高投资效率,寻求从量增到质变的突破。 

  四、几点建议 

  (一)正确把握新形势新变化。必须清醒看到,我区既处于黄金发展期,也处于矛盾凸显期,经济社会发展的抗冲击能力还不大,一些深层次矛盾还没有解决。因此,必须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新变化新趋势,牢牢抓住机遇、应对挑战,推动经济社会跨越发展。 

  (二)更加注重经济结构调整。在当前经济形势下,有必要重新审视我区产业结构特别是工业结构,要抓住经济增速放缓的重要调整期,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步伐,在调整中解决经济发展中的问题。 

  (三)持续加快改革开放步伐。当前我区要紧紧抓住一系列的重大发展机遇,强化重点领域和重点地区改革,以重点领域突破带动全局,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发展壮大民营企业,增强民营经济发展活力。 

  (四)突出加强保障改善民生。内需紧连民生,我区要调整需求结构最根本的还是要提高居民收入、加强社会保障,当前我区“三农”、社会事业、保障民生等领域仍存在不少薄弱环节,必须加大社会建设力度,提高居民生活水平,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广西经济信息中心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课题组:彭新永 张卫华 ) 

  

责任编辑:曼子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