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9 来源:

 

  扩大内需是增强经济增长内生动力和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最重要着力点。当前我区经济社会发展正处于加速期和转型期,城镇化进程加快推进,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高,为我区加快扩内需提供了良好发展机遇,但也面临严峻挑战。

  一、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

  城镇化是扩内需的重要途径,一方面城镇化带动大量农村人口进入城镇,带来收入水平的稳步提升,拉动消费需求大幅增加。我区城镇居民消费水平是农村居民的3.3倍,一个农村居民转化为城镇居民,每年将增加近万元消费需求,对拉动内需的促进作用明显;另一方面城镇化水平的提高,还可以创造巨大的城镇基础设施和住宅投资需求,据测算,“十二五”我国每增加一个城镇人口至少可带动10万元固定资产投资,按此计算,我区城镇化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将带动投资需求460亿元。近年来,我区城镇化正处于加速发展时期,城镇化水平快速提高,但与全国相比,我区城镇化水平仍然相对滞后,2011年我区城镇化率为41.8%,比全国平均水平低9.5个百分点,不仅比广东(66.8%)、浙江(62.3%)等东部发达省份低,也低于内蒙古(56.6%)、陕西(47%)、江西(45.7%)等中西部省份,城镇化对内需的拉动作用还有待进一步增强。此外,我区城镇化滞后还表现为人口城镇化速度相对滞后,即农村居民转为享有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的城镇居民速度滞后于城镇规模的扩张速度,许多流动人口和失地农民的基本公共服务未实现均等化,例如2011年我区参加城镇基本医疗保险的农民工仅28.77万人,覆盖率不到10%。人口城镇化水平的滞后也严重制约了新增城市人口的消费能力。因此,我区既要千方百计加快城镇化发展步伐,也要注重完善和强化城镇公共服务功能,促使城镇化发展水平和质量同步提升。

  二、服务业是扩大内需的重要支撑

  发展服务业是扩大内需的重要抓手,也是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推动城镇化加快发展的重要引擎,大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对于提升居民消费、释放内需潜力具有重要作用。近年来,随着我区经济快速增长,居民消费结构也在不断转型升级,服务性消费已经成为居民消费支出的重点,2010年我区城镇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超过3000元,是2005年的2.2倍,年均增长17.6%,比同期人均消费支出高5.3个百分点,占居民消费支出的比重达25%左右,比2005年提升了3个百分点。但由于受众多因素制约,我区服务业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拉动内需的巨大潜力尚未完全显现,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一是比重呈总体下降态势,由于我区正处于工业化加快发展阶段,工业对服务业的挤出效应明显,我区服务业占GDP比重从2005年的39.2%下降到2011年的33.5%;二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2010年我区金融业和房地产业增加值、保费收入占GDP的比重分别为4%、3.9%和2%,分别比全国平均水平低8.1个、9个和1.7个百分点;三是吸纳就业能力不足,从业人员比重仍然较低,2010年我区服务业从业人员占全部从业人员的比重为27.2%,比全国平均水平低7.4个百分点。因此,要把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作为经济转型的战略重点,既要加快发展旅游、商贸、家政、养老等生活性服务业,更要加快发展与现代制造业相配套的生产性服务业,不断提升服务业对扩大内需的支撑能力。

  三、居民增收是扩大内需的根本途径

  收入水平是影响消费需求最直接因素。近年来我区城乡居民收入水平逐步提高,居民消费能力有了较大提升,但与经济增速相比,收入水平增速仍然偏低。2011年我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05年提高1.1倍,年均增长13.3%,而同期GDP名义增长19.7%,相差6.4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速的差距更大,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明显不同步,导致我区居民消费率长期偏低,经济增长内生动力受到影响,2010年我区居民消费率仅为38.2%,比2005年的45.4%降低了7.2个百分点。因此,提高居民收入特别是提高消费倾向较高的中低人群收入,是释放我区消费潜力的重要途径。同时,居民收入水平偏低还表现为居民收入占GDP比重持续降低,从而不仅影响居民消费能力的提升,还造成城乡居民储蓄余额占GDP比重持续下降。2005年—2011年,我区居民收入占GDP从54%下降到43%,累计降低了11个百分点,同期居民储蓄占GDP比重也从64.3%下降到56.8%,导致金融机构存款余额增速难以支撑贷款需求的快速增长,近几年我区金融机构存贷比多次突破75%这一红线,银行大规模新增贷款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果按此态势持续发展下去,可能会对现有条件下我区主要依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带来较大影响。因此,必须加快建立健全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收入增长机制,进一步健全社会保障体系,着力改善居民的消费预期,增强城乡居民的消费能力。

责任编辑:许燕裕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