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1 来源:

 

  [编者按] 一般而言,用电量是经济发展的同步指标,也是反映经济运行状况的晴雨表。但从统计数据来看,国际和国内都曾出现经济增速与用电量增速不同步的现象,如美国2001年GDP增长0.8%,用电量下降3.6%;2009年一季度我国GDP增长6.1%,用电量下降4.02%。2012年我区GDP增长11.3%,全社会用电量仅增长3.7%,两者偏离幅度也较为明显。为分析解释这一“不同步”现象,我们从产业结构和市场波动等方面进行初步探究,仅供参考。

  一、用电量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但也存在明显差异

  从近两年我区统计数据来看,全社会用电量增长趋势与全区经济总体走势基本保持一致,特别是从年度数据来看,两者总体均呈现递减态势,2010—2012年我区经济增速从14.2%逐步调整放缓至11.3%,全社会用电量也从15.1%依次降至3.7%。但从季度数据来看,两者的变化态势并不同步,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用电量的波动幅度更大。在我区经济增速下行时,全社会用电量下行的幅度更大;当经济增速上行时,全社会用电量上行的幅度也更大。例如,2012年我区GDP增速由上年的12.3%回落到11.3%、回落1个百分点,而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则由上年的12%回落到3.7%、回落8.3个百分点。2011年GDP增速由年初的12.1%上升到年末的12.3%、上升0.2个百分点,而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则由年初的11.4%上升到年末的12%、上升0.6个百分点。二是部分时段两者走势出现背离。从短期数据来看,当经济运行出现转折或波动时,往往会出现用电量增速和GDP增速“不同步“现象。例如2010年上半年至年末,全区GDP增速由13.6%上升到14.2%,但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却由34.2%下降至15.9%;2012年一季度至前三季度全区GDP增速从11.5%放缓至11.2%,但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却由0.5%上升至1.9%。


图1 近年来我区GDP和全社会用电量累计增速(%)

  二、工业结构变化和市场季节波动是“不同步”主因

  近年来,尽管我区经济基本保持了平稳较快的增长态势,但在2010年和2012年,经济运行都遇到过不同程度的困难,工业结构、能耗水平和产品市场结构也发生过较大波动,这就对短期内我区能源消费产生了一定影响,也是用电量增长和经济增长不同步的最主要原因。具体来看:

  (一)高耗能行业对增加值贡献与电力消费不匹配,行业结构变化导致“不同步”。目前我区已进入工业化中期的重化工业化起步阶段,高耗能行业所占比重较大,八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达50%左右。但从能源消费水平来看,八大高耗能行业工业用电量却占到规模以上工业的90%以上,占比明显偏高,也就是说我区高耗能行业对工业增加值贡献与其电力消费不匹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区高耗能行业结构出现波动,由此引起的工业用电量增速的变化幅度就会明显大于工业增加值增速的变化幅度,从而导致用电量增长和经济增长变化幅度不同步。例如,2010年是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的收官之年,面对异常严峻节能形势,我区全力推进各项节能减排工作,八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增速从上半年的48%下降到年末的17.2%,带动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从34.2%降至15.9%,但其对工业增加值的影响相对较小,贡献率仅下降了4个百分点左右,这就导致了2010年下半年我区经济增速持续加快而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的现象。

  (二)市场波动和季节性因素是电力消费增速保持在一个较低水平的主要原因。经济走势会影响企业增减库存,特别是由于我区高耗能产品通常也是原材料产品和初级产品,因此受市场波动影响也更为明显。受原材料产品价格频繁波动、外部市场需求萎缩、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和我区开展以环境倒逼机制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攻坚战等因素影响,2012年以来我区不少高耗能企业放缓生产步伐、加快消化产品库存,全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增幅同比回落12.2个百分点,有色金属产量同比减产7.9%,其中耗电量较大的电解铝在生产放缓明显的一季度,同比减产6.6万吨,折合减少用电8.8亿度。同时,由于2012年我区摆脱上年持续特大干旱,降雨充足水力丰沛,全区电力生产结构出现明显变化,水、火电发电总量比值为4.4:5.6,与上年的3.9:6.1相比有了较大改善,初步估算,仅电力生产结构优化就实现节能量180万吨标准煤左右。这对我区用电量增长有较强的下拉作用,也是我区电力消费增速大幅低于经济增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单耗水平大幅下降和电力消费占比较低等也是“不同步”的重要因素。近年来,我区采取多种措施,推动节能降耗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十一五”能源消耗强度累计下降15.22%;2011年和2012年,全区万元GDP能耗同比分别下降3.36%和4.26%,两年累计下降7.48%,完成了“十二五”节能目标进度的47.79%,两年累计实现节能量800万吨标准煤以上,对能源消费总量保持低速增长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由于我区电力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仅为40%左右,煤炭和天燃气在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用能中的比重仍然较高,全区经济增长的快慢对用电量增速变化的影响程度有限。但我区重点耗能行业的电力消费比重却相对较高,其中有色金属行业电力消费占比高达87%左右,因此高耗能行业生产步伐变化对电力消费影响非常大,再加上高耗能行业对工业增加值和工业用电量的贡献不匹配,就导致了经济增速和用电量增速不同步的现象。此外,三次产业结构、初级投入品价格、统计口径变化等因素,也都可能对指标不同步产生一定影响。

  三、正确认识用电量数据反映的经济问题

  电力消费弹性系数表示一定时期内经济增速和电力需求增速之间的关系,能够反映经济增长对电力需求的拉动程度。


图2 近年来我区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变动情况

  从近10年来我区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变动情况来看,主要呈现以下3个特点:一是弹性系数呈现一定的波动性。2002年以来,我区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即用电量增速与GDP增速的比值并不是一个常数,而是一直保持在0.73—1.58的范围内波动,这表明我区电力消费增长对经济增长的偏离是一种常态,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与GDP增速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而是围绕GDP增速上下波动的。二是弹性系数波动幅度在逐步缩小。由于我区工业比重和高耗能行业比重较高,因此工业特别是高耗能行业能耗的变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电力弹性系数的变化趋势。但近几年我区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波动幅度有所缩小,表明我区工业发展经过几年的突飞猛进之后已经具有相当规模,产业结构趋于稳定,用电量增速与经济增速的同步性有所加强。三是短期内用电量对经济运行的反映作用不宜高估。正如前文所述,短期内经济结构、电力供需、宏观政策、企业增减库存等因素都会对全区能源消费产生一定影响,同样也会对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造成影响。因此,对短期经济走势的判断,不能仅单纯地看用电量,还需要结合其他相关指标,如货物运输量、消费者信心指数、固定资产投资、对外贸易等综合考虑。

  综上所述,用电量指标既是GDP的同步指标,也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可以通过宏观经济走势预知用电量的变动趋势,也可以通过用电量的增长情况反映经济运行状况。但用电量只能在我区产品结构和能源利用效率等不变的情况下,反映经济运行总体趋势,一旦经济结构和市场波动出现较大变化,两者在短期内就可能出现不同步的现象。

  (广西经济信息中心预测部)

责任编辑:许燕裕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