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8 来源:

 

  “十二五”以来,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统一部署下,各级各部门抓住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全面推进落实“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实施方案,取得了显著效果。按2010年价格计算,2011年全区能源消耗强度0.7997吨标准煤/万元,同比下降3.36%;2012年0.7656吨标准煤/万元,下降4.26%;2013年0.7414吨标准煤/万元,下降3.16%,均超额完成当年自治区下达的目标任务。前三年,全区能源消耗强度累计下降10.4%,完成“十二五”节能15%约束性目标的67.57%。从工业领域节能来看,前三年全区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累计下降17.22%,完成“十二五”下降22%目标的76.1%。

  总的来看,“十二五”我区节能目标进展总体顺利,达到了时间要求。更为重要的是,在促进能耗强度下降的同时,全区加强能源供应和运行调节工作,提高了能源利用效率,保持了能源和电力供需平衡。从能源利用效率看,2013年全区能源消费总量9750万吨标准煤,增长6.5%,与“十一五”屡达两位数的高增速相比有明显下降;能源消费弹性系数0.63,比2010年的0.84明显下降;电力消费弹性系数0.71,比2010年的1.13也有明显下降。从能源供应保障看,能源自给量增速高于用能增速,2013年全区发电装机总容量3139万千瓦(水电1579万千瓦、火电1544万千瓦),比2010年增加606万千瓦;全社会发电量1217.5亿千瓦时,比2010年增长18%。

  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十二五”前三年我区节能成绩的取得,很大程度是由于外部经济形势复杂、我区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导致,属于非工作层面的“客观节能”。在中央和自治区一系列稳增长政策作用下,目前全国全区经济形势逐步企稳,今后两年形势有望好转,需要警惕能耗强度出现反弹。综合分析,仅从今年来看,我区节能工作应注意处理好4对矛盾:

  一是产业发展与结构节能负向拉动的矛盾。“十二五”以来,我区产业结构呈现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提高、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稳中有升的变动趋势,整体结构向工业化偏重。由于在三次产业中,二产特别是工业的能耗强度远高于其它产业,因此在工业化过程中的产业结构变化对节能量的形成相对会产生负向作用(据测算,“十二五”前三年因产业结构变化形成的节能量为-150万吨标准煤左右)。今年一季度,全区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4%,工业增加值增长11.3%,工业比重将持续提高,在增强经济增长拉动力的同时也会对节能强度下降产生负向拉动。

  二是能源项目建设和总量控制目标的矛盾。多年来我区电力保障能力脆弱局面一直难以完全扭转,根本原因在于电力装机容量存在缺口,加大电源项目储备和建设将是今后能源工作必然趋势。但由于能源供应、特别是火力发电的高耗能和高碳化特征明显,建设一个火电厂就能带来上百万甚至数百万吨标准煤的能源消费增量。国家下达我区的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目标是1.01亿吨标准煤,与2013年9750万吨标准煤的实际消费量相比,2014、2015两年新增用能空间仅357万吨标准煤,能源项目建设与总量控制目标矛盾越来越突出。

  三是火电生产增加和优化能源结构的矛盾。我区电力供应结构中水电所占比重较大,水电装机占总装机的50%以上,但可经济开发水电资源基本开发完毕,今后的电源项目建设中更多将依靠火电。据统计,2013年全区火力发电量769.2亿千瓦时,占工业发电量的64.3%,带动煤炭需求快速增加(全年原煤消费量增长7.6%,高于全区能源消费量增速1.1个百分点),是拉动全区能源消费增长的重要原因。据气象部门监测,今年一季度我区来水总体偏少,桂西北和桂东北监测水库蓄水储备不足,预计火力发电比重仍将处于较高水平,优化能源结构促进能耗强度下降的压力持续增大。

  四是产能过剩和推动企业自主节能的矛盾。从全国看,据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对3545家企业调查,71%的企业认为目前所在行业产能过剩问题非常严重或比较严重,企业设备利用率仅72%。去年国家出台《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对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和船舶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分业施策,今年调整力度进一步加大。从我区看,国家9大产能过剩领域我区占了一多半,且由于缺乏有效退出机制,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推进难度较大。在当前工业品需求不旺、出厂价格持续降低的情况下,工业企业整体利润改善空间有限,难以提供更多资金用于节能减排,使得企业尤其是高耗能企业节能减排内生动力不足。

  针对以上情况,对今年全区节能降耗工作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进一步发挥结构节能作用。我区每年新增能源消费需求和国家下达的总量控制目标差距非常大,单纯通过争取国家放宽考核目标和加强技术改造难以消化,必须加快推动节能手段由技术节能为主向结构节能为主转变,从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等多个方面同时加强调控,优化布局、扶优汰劣、兼并重组,促进产业结构变化由负向节能向正向节能作用转变。

  二是抓好用电量指标的调节。用电量指标是衡量节能目标完成情况的重要依据:一是我区电力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不断提升,近几年始终保持在40%以上,控制住用电量就控制住了终端用能的大头;二是电力消费增长相对更具有弹性,增速波动幅度明显大于经济增速,表明电力消费的可控性很强,经济增长对控制用电的可承受能力很强;三是用电量增速统计清晰便于操作,统计制度和历史数据体系比较完善,非常适合定期监测和跟踪调控。

  三是继续把好项目准入门槛。严格新上项目能评环评,严禁核准产能过剩“两高”行业新增产能项目;坚决停建“两高”行业违规在建项目;严格节能评估审查和环境影响评价,提高“两高”项目准入门槛,新上“两高”项目的能效、环保指标要达到国内同行业、同规模领先水平。

  四是进一步实施差异化节能政策。研究制定各行业节能减排差异化政策,在节能减排技术装备推广、能源消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等方面,充分考虑重点能耗行业与一般行业的差异;研究制定工业企业节能减排差异化政策,节能减排服务、绿色采购、绿色信贷等方面,充分考虑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的差异。

  五是进一步抓好各地区节能工作。继续加强对各地市特别是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地市的监测预警,及时定期向社会发布节能目标“晴雨表”,做到早发现、早调控。督促各地统筹处理好经济发展和节能降耗的关系,在出台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时必须注重资源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严防“两高”行业和产能过剩行业项目盲目上马,避免出现二次调控。

  课题负责人:彭新永

  课题组组长:刘南星

  执 笔:张卫华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