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6 来源:

 

  生产性服务业是为三次产业服务的行业,具有知识密集度高、产出附加值大、资源消耗低等特征。今年以来,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要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35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优先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推进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和示范建设”;321在节能减排及应对气候变化工作会议提出,“着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410在博鳌亚洲论坛强调,“加快弥补服务业这块短板,用税收等杠杆来培育壮大生产性和生活性服务业”;514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部署加快生产性服务业重点和薄弱环节发展,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因此,深入研究我区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现状和问题,把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作为经济转型的突破口,具有重要意义。

  一、当前我区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

  近年来,我区服务业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提升,但行业结构不优、企业规模较小、服务层次不高等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缓慢,没有很好地发挥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支撑作用。一是产业规模较小当前我区经济总量超过1.4万亿元,人均GDP接近5000美元,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加快推进阶段,参照发达地区发展经验,这一时期主导产业将从以制造业为代表的二产逐步转向以生产性服务业为主的三产。但从我区实际看,近年来生产性服务业规模增加较慢,2009年以来交通仓储邮政、金融、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租赁和商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总值比重始终在36%左右徘徊,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左右。二是产业层次较低当前我区生产性服务业中传统服务业比重较高,而金融、保险、科研等科技密集型行业发展不足,产业层次整体偏低。截至2012年,我区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占生产性服务业比重为36.9%,比全国高10个百分点以上,比浙江、广东等发达地区分别高15个和13个百分点;金融业占生产性服务业比重为33.8%,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低于浙江、广东等地10个百分点;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占比仅11.7%,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占比仅4.4%三是产业投资不足我区服务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一直不足,2013年占比为53.6%,不仅远低于北京(86.8%)、广东(72.4%)等发达地区,也比同属西部地区的贵州(70.5%)、重庆(64.5%)、四川(63.5%)等省低得多。其中,我区生产性服务业投资占服务业投资比重也较低,2013年交通仓储邮政、金融、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租赁和商务等生产性服务业投资仅1450亿元,占服务业投资总额的比重仅23.8%,远低于其增加值占比。

  二、影响当前我区生产性服务业加快发展的原因分析

  总体来看,我区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主要就是制造业仍处于产业链条低端和高端服务业市场化程度不高等原因造成的。

  从产业层次看经过多年努力,我区工业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总体仍处于全国产业链低端,以初级产品为主,工业生产主要集中于资源开发和加工贸易等低端制造,而这些产业链最终产品的市场往往在区外,为其配套的产品设计研究、交易服务和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服务业中很大一部分都发生在区外。这些产业链低端产业所占比重过大会造成生产性服务业面临“被排挤”效应,相对压低生产性服务业比重。

  从市场化程度看在全国范围,服务业基本上属于竞争性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目前已经出现了服务业和服务产品由发达地区向后发展地区转移的现象。但目前我区生产性服务业的市场化程度“冷热不一”:一方面,像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开放程度较高但发展较为低端,我区物流产业没有形成完善的产业链条,大部分企业各自为政,在同类货源上进行盲目竞争,使得各种运输方式不能合理地发挥互补优势,造成资源浪费、重置成本高的不良局面,并且许多物流企业只能提供单一的运输或仓储服务,没有涉及到物流加工、物流信息服务、物流方案设计及供应链管理服务等更高层次服务;另一方面,像保险、科研、教育、通信等较高端生产性服务行业企业,大多属于各级政府和大专院校的附属机构,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参与程度较小,市场开放程度相对较低,各种“玻璃门”、“弹簧门”的门槛障碍比发达省份更为突出,迫使很多民间资本不得不把更多资源投入竞争激烈的住宿、餐饮、房地产等生活性服务业中,这不仅抑制了生产性服务的有效供给,还影响了整个服务业的产业化发展程度。

  三、几点建议

  (一)推动生产性服务业与工业特别是制造业融合发展 生产性服务业具有中间投入的特性,与第一、二产业以及生活性服务业关系十分密切。因此,加快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必须深化产业链分工,加强产业之间关联程度。从我区来考虑,建议鼓励引导工业企业改变“大而全、小而全”的生产经营模式,整合和重组服务流程,推动工业上下游服务环节外包,提高生产性服务业市场化程度;将生产性服务业引入三次产业生产过程,实施服务型制造战略,鼓励专业服务业企业参与制造业的产品研究设计、市场调研、物流运输、营销策划等环节,推动整个产业链条从以生产为中心向以生产和关键服务并重转变;提高信息技术服务水平,促进我区工业生产流程再造和优化。

  (二)进一步完善生产性服务业政策环境和扶持体系国务院强调要进一步扫清生产性服务业提速发展的障碍,从放宽市场准入、简化审批程序、降低外资准入门槛、完善财税、土地政策、拓宽融资渠道等七方面着手,为生产性服务业创造良好发展环境。建议我区在这些方面进一步加强政策落实,制定具体实施方案。比如,尽快将“营改增”试点扩大到服务业全领域,减轻服务业税费负担;对具备一定规模的技术研发服务、信息和咨询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企业,给予高新技术企业的优惠政策;生产性服务企业用电、用水、用热、用气等与工业基本同价;推广制造施工设备、运输工具、生产线等融资租赁,创新抵押质押和发行债券服务等。

  (三)优化产业布局构建生产性服务业发展集聚区优化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产业布局,推动集群联动发展,是提升生产性服务业规模效益的重要途径。建议根据自治区既有规划,选择南宁市等区域性现代商贸物流基地、特色农业基地和信息交流中心,着力打造中央商务区、科技创业园区、产品交易市场等现代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区;选择柳州市、梧州市等先进制造业基地和沿江区域中心城市,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产业,推动铁水联运多种运输方式联运发展,着力打造现代物流园区、创意产业园区、软件园区、产品交易市场等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区。促进我区专业市场与产业集群的互动发展。

  课题负责人:彭新永

  课题组组长:刘南星

  执   笔:张卫华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