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区生态经济系列研究之一
  2015-08-18 来源:

 

  [编者按]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温室气体排放的控制力度,对碳排放交易工作越来越重视。碳排放权交易制度是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一项重要制度创新,建立碳排放权交易制度将成为当前控制碳排放的有效机制,建议我区抓紧探索建立碳排放权交易制度,争取尽快融入全国碳交易市场。

  一、国家正在加快推动全国碳交易市场建设

  推行碳排放权交易制度是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重大改革事项。对此,近年来我国展开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探索实践,包括推进低碳发展试点示范、深化碳排放权交易试点、起草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启动制定相关配套细则等等,特别是去年由国家发改委组织起草了《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全国碳市场建立的主要思路和管理体系。同时,国家层面正在抓紧制定《国家碳市场体系建设方案》、《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国家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碳排放交易市场的法律规范和制度基础。

国家稳步推进碳排放制度建设工作

20113月,国家“十二五”规划指出“建立完善温室气体排放和节能减排统计监测制度,加强气候变化科学研究,加快低碳技术研发和应用,逐步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场”;

201110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市、湖北省、广东省及深圳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

20121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积极开展节能量、碳排放权、排污权、水权交易试点”;

20142月,国家发改委《关于组织开展重点企(事)业单位温室气体排放报告工作的通知》指出,要求全国约2万家重点排放企业每年进行碳排放报告,为全国碳市场的建立做准备;

20145月,国务院发布《2014-2015年节能减排低碳发展行动方案》,提出“建立碳排放权、节能量和排污权交易制度。推进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研究建立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20149月,国家发改委颁布《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年)》再次重申要求加快建立“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201412月,《中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在国家层面上已经形成了碳排放权交易的制度约束;

20155月,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工作会议,把建立全国统一碳市场放在五项中的第一位。

2015630,中国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了《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中国自主贡献目标的确定,意味着全国碳交易市场建设的必然性和紧迫性。

  二、相关试点省市积极探索碳排放交易

  201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选取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湖北省、广东省以及深圳市作为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为全国推行市场机制促进减排进行制度创新。其中,深圳、上海、广东的试点比较具有代表性,探索了许多好经验与好作法,值得我区借鉴。

  (一)深圳:制定首部专门规范碳排放和碳交易的地方性法规。深圳作为“两省五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中最早启动的试点,专门制定了首部规范碳排放和碳交易的地方性法规,对配额管理、报告核查与履约、碳排放权登记与交易等进行了细致规定,政策设计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同时,围绕配额管理设计了新进入者储备配额、市场调节储备配额以及允许对配额数量进行事后调整,对配额总量设置了灵活调整机制,保证在经济增长情况下满足一定的排放增长需求,同时比例限制又确保减排效果的实现。若经济发展低于预期,导致需求减弱、碳市场价格下降,深圳设计了配额回购机制来对碳市进行托底,并对实际产量下降的企业的配额进行扣减,配额回购和扣减的设计为深圳碳市场提供了双向保护机制,避免碳价过高或过低。

  (二)上海:率先出台碳排放核算指南及各试点行业核算方法。科学的核算方法是开展碳排放分配和交易的基础。上海在国内率先制定出台了碳排放核算指南及各试点行业核算方法,确定了本市碳排放统一的“度量衡”。采用“历史排放法”和“基准线法”测算配额,罚则明确不留调整空间。对工业(电力除外)以及商场、宾馆等建筑采取“历史排放法”,即基于企业历史排放水平,结合先期减排贡献确定其碳排放配额;对电力、港口、机场、航空等采用“基准线法”,即基于其排放效率和实际业务量确定企业年度碳排放配额。此外,用碳基来计算能源使用,促进企业进行“最优化”选择,并将节能减排的压力传导到企业,促进企业选择低成本减排路径。

  (三)广东:为国家碳交易市场建设积累了丰厚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具体亮点表现在:一是针对行业企业分布分散,省级直管较为困难的问题,建立了省市二级碳排放管理制度,其中省级发改全面负责碳交易工作,地市级发改部门具体负责新建企业碳评,组织企业碳排放报告工作,抽查排放报告,指导、支持企业配额管理等工作。二是针对区域发展水平不均,行业企业差异较大,采取了区域、行业针对性措施。三是针对碳责任意愿需加强,碳资产意识待提升问题方面,提出了进行有偿配额分配探索,设立碳基金,建立完善激励、触发机制,增强企业碳资产与碳减排意识和动力。四是针对经济发展周期性引起配额分配缺口震荡问题,提出了配额事后调整,缓解经济波动性问题。

  三、广西建立碳排放权交易制度的几点思考

  (一)加快启动碳交易制度前期研究工作

  今年6月国家发布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提出到2020年要建立起相对完善的碳排放权交易机制。作为全国统一碳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议我区结合试点省市的做法和经验,加快启动我区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各项研究工作,抓紧组织专家队伍研究制定碳排放权交易总体框架,对企业历史排放水平、配额分配方法、核证制度、登记结算平台、交易市场和监管制度等重大问题开展研究。全面开展我区重点领域、重点行业及重点企(事)业单位温室气体排放报告核查工作,探索开展企(事)业单位碳峰值、碳平台、碳评估、碳考核的“四碳”创新研究。研究在国家级低碳试点城市桂林率先启动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的工作方案。

  (二)推动与全国碳交易试点单位开展战略合作

  截止2015年上半年,我区在国家发改委为登记注册的清洁发展机制 (CDM)项目有128个,批准项目估计年减排量1562.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考虑到当前全球特别是欧盟碳交易市场低迷、价格较低,大部分CDM项目转向国内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注册登记,期望在国内市场挂牌登记。经查询,广西在中国自愿减排交易信息平台公布有18个CCER项目,其中农村户用沼气项目共有16个、风电项目2个。为加快促成此类项目尽快挂牌交易,建议加强与试点地区碳排放交易市场衔接,建立碳排放交易活动合作机制,并选择与广东省或深圳市等试点地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允许区内的CCER项目在其交易市场自由买卖,促进将区内碳汇资源转变为经济价值。

  (三)引进外部机构大力开展碳汇资源开发储备

  碳汇开发和交易是一项极为复杂而又专业的工作,应积极引入外脑,积极培育和引进第三方机构,筛选一批经验丰富的机构为重点企业碳排放进行核查,同时积极引进一批第三方咨询机构参与我区清洁发展机制 (CDM)项目和国内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项目开发,挖掘我区碳汇资源经济潜力,为下一步全国碳交易作为资源储备。我区森林蓄积量达到6.8亿立方米,连片面积8公顷以上的各类湿地总面积达75.4万公顷,农村村户用沼气累计建设量达到420万口以上居全国第一,林地资源、湿地资源、农村户用沼气资源等碳汇资产开发潜力极大,据相关机构预测,年碳交易量可达1.8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四)探索推动我区碳交易制度建设

  建立完善碳排放权交易工作机制,加快碳排放权交易核查体系建设。积极探索建立《广西壮族自治区碳排放配额管理实施办法》、《广西壮族自治区碳排放配额分配实施方案》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企业碳排放信息报告与核查实施细则》等规范性文件,进一步增强我区碳排放权交易的政策法规依据。探索建立碳交易配额总量控制机制和配额分配与调整机制,启动研究设立我区企业碳排放信息报告核查系统、碳排放权配额登记注册系统信息系统以及碳排放权交易系统。组织和引导相关企(事)业单位积极参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加强碳排放交易支撑能力建设,加快碳排放交易专业人才培养。深入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能力建设培训,切实提高各方对碳排放权交易的认识水平和参与能力。

  课题负责人:彭新永

  课题组组长:刘南星 喻颖杰

  执 笔: 尚毛毛 周吉意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