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3 来源:

 

  一、产能合作正成为中国—东盟合作新的“兴趣点”

  (一)政府高度重视提供合作新机遇。国务院多次召开专题会议部署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出台了《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明确了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等12个重点合作领域和18条政策保障措施。自治区政府围绕加强与东盟国家经贸和产能合作,出台了一系列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文件,并在第12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期间,与国家有关部委共同主办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论坛”和“国际产能合作项目洽谈对接会”,推动与东盟国家产能合作向深层次拓展。

  (二)“一带一路”战略搭建合作新桥梁。东盟是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建设的重点和优先地区,东盟已连续4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是我国第四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我国已与东盟12个国家建立产能合作机制,截至2015年6月底国内企业在东盟累计签订承包工程合同总额2134亿美元,广西与东盟双边贸易额达157.6亿美元,占全区对外贸易额的49.3%。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建设进入全面实施阶段,东盟经济共同体加快建设,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谈判即将完成,都将为广西加强和东盟产能合作搭建新桥梁。

  (三)人民币“东盟化”增添合作新便利。随着中国—东盟贸易额大幅增长和人民币国际化步伐的加快,我国已与东盟多个国家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部分东盟国家已将人民币列为官方储备货币,推动人民币“东盟化”步伐。近年来,国家层面相继设立了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丝路基金,亚投行也即将正式投入运营;自治区层面加快扩大沿边金改试验区试点业务范围,设立了广西北部湾人民币国际投贷基金,筹建广西丝路基金,这些都将为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和金融服务便利。截至2015年6月末,广西跨境人民币结算量达871亿元,列西部12省区,8个边境省区第一,已经开展了9个东盟国家货币的柜台挂牌交易,共办理跨境人民币贷款41.6亿元。

  二、广西与东盟产能合作的现状

  (一)合作空间潜力巨大,但仍须务实推进。近年来,广西对外投资发展迅速,与东盟投资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广西共核准企业境外投资58个,协议总投资额从2007年0.68亿美元到2014年23.7亿美元(实际投资金额2.9亿美元),7年间增了35倍,其中中方协议投资额21.2亿美元,增长172%,投资目的地涉及马来西亚、越南、泰国、柬埔寨、文莱等国家。但与相关省市横向对比来看,广西对外投资仍存在明显差距,2014年广东直接对外投资96亿美元、云南10亿美元、湖南7.6亿美元,而广西尚不足3亿美元,“走出去”规模仍然偏小。

  (二)合作范围逐步拓展,但层次有待提升。“十二五”以来,广西与东盟国家产业合作逐步从过去集中于资源开发领域扩大到有色金属、汽车生产、工程机械等高端制造业领域,合作范围包括矿产、农业、林业、机械、电子、轻工、农产品加工等多个领域。目前,柳工在135个国家拥有400多家海外经销商、10个海外子公司、7个海外配件中心、2家海外制造工厂;上汽通用五菱正式启动印尼整车制造基地项目。但广西与东盟产业合作总体仍处于起步阶段,对外投资主要以工程承包为主、产业投资较少,2014年工程承包金额8.7亿美元,对外投资金额仅2.9亿美元;同时,协议对外投资金额大、实际投资小,2014年广西对外投资协议总投资额23.7亿美元,而实际投资金额2.9亿美元。

  (三)合作方式平台化集群式,但合作机制有待完善。近年来,广西对外合作的方式呈现出由个别企业单枪匹马地“走出去”到一家企业牵头多家企业尾随的产业整体“走出去”、以境外合作区为基点带动广西企业入园产业集群化“走出去”的发展趋势,企业境外投资逐渐从自发性、零散式向组织性、集群式转变,跨境合作产业园逐步成为广西企业“走出去”的重要跳板和平台。特别是建设中马钦州产业园、马中关丹产业园,开创了“两国双园”合作新模式,成为我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先行探索和重要实践。但广西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相关配套政策仍不健全,存在获得政策信息指导不多、获取投资国别法律及商务信息渠道不畅、财税金融政策支持不足、公共服务体系支撑不够等问题。

  (四)合作主体呈多元化趋势,但民营企业仍需加强。“十二五”以来,广西共核准民营企业境外投资企业143个(含增资和境外机构),境外投资中方协议投资额累计达到18.86亿美元,分别占全部企业和投资的66.8%、47.5%,广西安泰农业柬埔寨大米加工项目等一批对外合作项目建设正在加快推进。但不足的是,广西多数民营企业是自发、零散、单打独斗的走出去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往往存在融资不足、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竞争力不强等问题,并且海外投资渠道不多、缺乏先进管理经验及优秀管理人才,阻碍了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三、对广西积极参与中国—东盟产能合作的几点建议

  (一)建议做好统筹安排。结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东盟国家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市场需求等情况,进一步明确与东盟开展产能合作的重点领域和主要方向。研究制定广西与东盟国际产能合作工作方案,明确方向和重点,指导企业有重点、有目标对外投资,重点推动工程承包、有色金属、汽车生产、机械装备制造、农产品加工等优势产业和企业“走出去”,通过对外投资合作,实现产业提效升级、企业做大做强。

  (二)建议加强自我革新。进一步加强境外投资的政策引导和服务工作。加快境外投资项目管理制度改革,优化企业境外投资审批流程、压缩办结时限。积极探索企业投资项目实行分类授权管理,对境外投资经验较丰富、风险防范控制力较强的企业适当放宽审批条件、下放审批条件。加强境外投资宏观引导和服务,推动成立中国与东盟国家间的投资信息服务平台,形成政策信息、金融信息、项目信息、投资需求信息、企业信息等相关“走出去”所需要的信息聚集地。

  (三)建议确定先导支点。从目前进展来看,印尼将是中国—东盟合作框架下国际产能合作的重要对象。印尼有着东盟最庞大的人口,也是东盟最大经济体,在“一带一路”与“全球海洋支点”战略衔接过程中,在建设海上基础设施方面,港口、公路、桥梁、铁路、机场等领域合作空间巨大。同时,要在广西防城港等地推进建设中印尼合作园区,搭建印尼面向我国的产能合作基地。

  (四)建议用好现有平台。要将中国—东盟博览会作为与东盟开展产能合作的战略性平台载体,通过举办国际产能合作论坛、举办国际经济与国际产能合作展、举办国际产能与装备制造项目对接洽谈会等系列活动,进一步密切与东盟国家的产能合作关系,为优势产能合作牵线搭桥。

  (五)建议善用资金支持。充分利用和发挥亚投行、丝路基金、东盟基金、中投海外直接投资公司等机制作用,以股权投资、债务融资等方式,积极支持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项目。鼓励境内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机构“走出去”。积极建立企业与金融机构“走出去”银企合作的对接合作平台,加强项目规划研究和前期沟通合作,充分利用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政策为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和创新金融服务,为广西“走出去”企业提供融智融资服务,全力推动广西“一带一路”战略实施。

  (六)做好风险防范。在与东盟开展国际产能合作中,必须积极稳妥推进,防控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和安全风险。社会风险方面,要切实规范境外投资经营活动,注重环保、注重习俗,彼此尊重,方能长远发展。

  课题负责人:彭新永

  课题组组长:刘南星

  执 笔:尚毛毛 周吉意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