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8 来源:

 

  一、当前我区民间投资运行特点

  (一)民间投资与全部投资增速呈分化态势

  近年来,我区民间投资准入领域和范围不断拓宽,民间投资潜能和积极性加快释放,民间投资增速一直保持高于全区投资增速的态势,“十二五”我区民间投资年均增长28.3%,高于同期全区投资平均水平6.2个百分点。但自2015年以来,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产能过剩、市场出清等因素影响,采矿业、传统制造业、房地产业、建筑业等我区民间投资较为集中的行业市场需求不足,企业投资意愿大幅减弱,民间投资与全部投资的增速分化明显,民间投资的顺周期、波动大的特性更为凸显。2016年上半年,我区民间投资累计增长7.9%,比全区投资增速低6.3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增速已持续16个月低于全区投资增速。其中,民间投资占比较大的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增速下滑明显,1—5月全区制造业民间投资同比仅增长6.8%,增速同比下滑9.1个百分点,制造业的31个行业中有10个行业投资呈负增长,18个行业投资增长同比回落;与房地产业高度相关的建筑业民间投资同比下滑42.9%。

 

    (二)二季度以来民间投资运行出现积极变化

  虽然民间投资增长总体较慢,但随着中央和自治区在简政放权、优化环境、改善服务、降低成本、补短板扩投资等系列稳增长措施的加速落地,二季度以来我区民间投资运行也出现了积极变化,主要表现在:民间投资有回稳迹象,1—5月、1—6月我区民间投资分别增长7.7%、7.9%,环比增速分别提高1.2个和0.2个百分点;上半年我区民间投资拉动全部投资增长5.2个百分点,比一季度提高0.4个百分点;对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38.8%,比一季度提高4.9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63.2%,比一季度提高0.5个百分点。民间投资行业结构趋于优化,代表补短板、新经济的相关产业民间投资增速呈现加速发展态势,1—5月,我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民间投资增速同比分别增长29.4%、39.8%、22.7%、25.8%、32.9%,高于同期民间投资增速21.7、32.1、15、18.8、25.2个百分点。

  二、影响民间投资下滑的原因分析

  (一)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地难影响民营企业投资积极性

  近年来,国家和自治区陆续出台了鼓励民间投资的系列政策,对前几年民间投资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但民营企业普遍反映,在市场注入条件、资源要素配置、政府管理服务等方面,隐性障碍仍存在,重公轻私的现象仍较突出,仍难以享受与国有企业同等的“国民待遇”。比如,在项目投资方引入中,对民营企业的资质、业绩、注册资本等要求繁多、准入门槛高。同时,社会资本进入PPP项目和争取专项建设基金难度较大,利率低、期限长的优质资金大部分被政府基建投资项目吸纳,导致民间资本难以享受到政策红利,进一步打击了民间投资积极性。据调研了解,由于受顶层设计不健全、审批流程复杂及耗时长等影响,社会投资方对项目收益保障、政府干预等风险存在较大顾虑,我区PPP工作进展不甚理想,项目签约率不高,已签约项目中民企占比也较低;我区前5批争取的民营企业专项建设基金项目33个,占比仅10.3%,其中22个项目由于无法落实承接回购主体、没有达到银行要求等原因无法签约落地。

  (二)信贷风险加大使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更加凸显

  融资难融资贵一直以来都是制约民间投资稳步增长的重要因素,特别是2015年以来,受经济下行、信贷有效需求持续乏力、信贷风险上升等因素影响,银行压缩了信贷规模、提高了贷款条件,信贷偏好更加集中于基建领域和国有企业,对民营企业惜贷、抽贷、断贷情况明显增多,进一步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截至6月末,全区贷款增速比2015年末下降0.2个百分点,增速比全国低1.8个百分点。3月末,全区国有控股企业新增贷款478.45亿元,占新增企业贷款的82.74%,同比提高21.89个百分点;私人控股企业新增贷款56.02亿元,占新增企业贷款的9.69%,同比下降18.55个百分点。同时,定位于服务中小企业贷款的小额贷行业风险也大幅提升,相关机构呈减资退出趋势,让民营企业融资更难、更贵。

  (三)民营经济发展薄弱是制约民间投资增长的根本原因

  我区民营经济基础总体较弱,总量不够大,结构不够优,处于产业链低端,企业内生动力不足,受市场冲击较公有制经济更大,民营企业内生投资动力不足。2015年,在全区规模以上非公有制工业企业中,小微型企业占80%左右;规模以上非公有制工业企业户均产值、户均收入和户均资产仅相当于公有制企业的30%左右;主营业务收入超百亿元的民营企业仅有4家,2015年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我区仅1家上榜。非公有制投资大多集中在投资少、见效快、技术门槛低的一般竞争性行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基本上都投资在初级加工和批发零售服务两端,非公有制规模以上工业仍以传统产业为主,“两高一资”企业占比80%以上,六大高耗能行业占全区规模以上非公有制工业的比重为30%以上。同时,我区非公有制企业大都是立足于本地资源发展起来的,绝大多数企业分布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中,现代服务业和新兴产业较少,技术含量较低,产品质量不够高,企业装备普遍落后,多个领域加工制造业还是小而散,技术水平不高,创新能力和经营效率不强。

  三、促进我区民间投资稳定增长的对策建议

  (一)强化相关政策引导和落实

  加强国家出台政策的宣传和落实,着力引导舆论,强化落地督查,形成一整套覆盖面广、实施路径清晰、操作性强的促进民间投资政策体系。一是加强对我区民间投资的投向引导,充分发挥发展规划、产业政策、行业标准等对民间投资的引导作用,把民间投资引导到促进产业升级的技术改造和自主创新上来,引导到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项目上来,引导到政府鼓励的新兴产业上来。二是研究建立民间投资信息平台,加快建立广西民间投资信息网建设,搭建投资项目审批公开、招商推介等信息披露平台,定期发布最新产业政策、发展规划,建立并公布重大民间投资项目库,形成完善民间投资促进服务体系。三是制定一批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和实施细则,加快研究制订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市政基础设施、铁路和轨道交通、海洋经济等领域的政策意见和实施细则,进一步深化落实促进民办教育、民办医疗、民办养老等领域发展的政策意见,每个领域选择2-3个试点项目,重点开展引入民间资本新型融资模式试点。

  (二)加强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对接服务

  尽快出台实施广西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完善政府投资体制,运用好政府引导基金、PPP模式等,充分发挥政府资金与民间资本的联动效应。一是加快政府引导基金的市场化运作,加快各类子基金设立,选择一些更专业的民间股权投资基金作为有限合伙人,按照同股同权、参股不控股的模式,引导各类社会资本,参与我区各类基础设施建设、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战略新兴产业项目。二是加快PPP项目落地,进一步理顺和细化相关部门推进PPP项目的职责分工,引入价格和补贴动态调整机制,采取特许经营或政府购买服务等模式,将盈利“肥瘦”项目结合打成投资工程包,大力推广“公益性项目+经营性物业”综合用地模式,提高民间资本参与的积极性。三是进一步强化对专项建设基金支持民间投资项目的协调服务,帮助民营企业解决基金投放支付和项目建设实施等方面的突出问题,加快完善前期手续,协调落实配套融资,充分发挥投贷结合效应,推动项目尽快落地实施。

  (三)加快培育壮大和引进民间投资主体

  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关于非公有经济发展的两个“毫不动摇”,加快发展壮大我区民营经济实力,增强民间投资的内生动力。一是做大做强我区民营骨干企业,选择一批规模大、潜力大,对产业布局有影响力的民营企业和投资项目,在资金、土地、税收等政策上给以优惠扶持,增强自我发展和自我积累能力、发挥带动作用、扩大投资规模。二是研究推动设立广西民营投资集团,建议参照国家设立“中民投”及各地区设立的类似“浙民投”、“苏民投”等做法,推动我区有实力的民企强强联合,探索设立广西民营投资集团,将民间资本优势转化为扩大有效投资的优势。三是强化引进大型民营集团,坚持分类指导、有的放矢,有针对性地对接具有较强投资意愿和能力的社会投资主体,诸如阿里巴巴、京东、新东方等民企巨头,紧盯大项目好项目招商,并整理出不同领域的投资主体推荐目录。

  (四)进一步优化投融资环境

  切实转变政府职能,着力优化服务,建立公平有序的投融资市场体系。一是加快推进“放管服”改革,进一步简政放权,推行对投资项目审批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制定出台民间投资准入相关领域的操作路线图,建立“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推广湖南株洲“容缺办理”方式,对政府办事窗口引入第三方审核及评估。二是加大力度降低涉企税费,贯彻落实好自治区出台的降成本、清税费措施,进一步清理、规范涉企收费,严格执行收费清单制度,简化征税环节,降低企业税负,提高民营企业投资意愿。三是加快发展政策性担保机构,创新企业贷款担保与保证业务,引导民间资金注入充实担保机构资本,研究对担保机构发展民间投资项目融资担保业务的风险补偿及保证保险问题,降低民营企业银行贷款等外源性融资的门槛与风险,建立抽贷、压贷提前告知制度,强化转贷服务。

  课题负责人:彭新永

  课题组组长:刘南星

  执 笔:周吉意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