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5 来源:

 
  一、世界经济复苏势头仍显疲弱

  2013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形势出现局部回暖趋向,但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在风险因素发酵的作用下,世界经济仍将呈现疲弱、不均衡的发展趋势,复苏前景仍充满不确定性。世界银行在6月份《全球经济展望》中,将2013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由之前的2.4%下调到2.2%,其中发达国家的增速由1.3%降至1.2%,发展中国家的增速由5.5%降低到5.1%。

  (一)主要经济体发展呈现“三速复苏”态势

  美国、日本经济稳定增长。美国经济基本面正在逐步改善,二季度GDP环比年化增长率为2.5%(修正值),高于市场预期0.3个百分点;房地产市场稳定复苏,6月新屋销售总数年化49.7万户,环比增长8.3%,同比涨幅高达38.1%;居民消费进一步回暖,消费者信心指数由3月的59.7升至6月的81.4;就业形势持续好转,失业率由1月的7.9%降至6月的7.6%。日本经济缓慢回升,第二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长2.6%;私人消费、出口、公共投资环比增长分别为0.2%、3%、1.8%,较年初有不同程度提高;消费者信心指数升至5月的45.7,是2007年5月以来最高水平。

  欧元区经济衰退幅度稍有放缓。欧元区经济持续萎缩,二季度GDP同比萎缩0.5%,与一季度萎缩1.1%相比,衰退幅度有所放缓。就业形势进一步恶化,6月欧元区失业率维持高位12.1%,青年人失业率为23.9%;其中希腊和西班牙,失业率分别高达26.9%和26.3%。核心国家经济缓慢复苏,第二季度德国GDP环比增长0.7%,年化率为2.9%;法国GDP环比增长0.5%,年化率为0.1%;西班牙、意大利等重债国分别环比下滑0.1%和0.2%。工业产值持续下滑,6月欧元区综合PMI指数为48.9,其中制造业PMI指数和服务业PMI指数分别为48.7和48.6。消费者信心指数一直显著低于景气线,6月仅为-18.8。

  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继续放缓。巴西二季度GDP环比增长1.5%,同比增长3.3%;印度2012-2013财年(2012年4月1日-2013年3月31日)第四季度GDP同比增长4.8%,2012-2013财年GDP增速仅为5%,创10年来最低;俄罗斯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1.2%,为2009年以来最低。通胀形势严峻,巴西1-5月广义消费者物价指数分别同比上涨6.15%、6.31%、6.59%、6.49%、6.95%,已突破巴西央行通胀目标区间上限;俄罗斯1-5月CPI均在7%以上,超出俄央行5%—6%的目标区间;印度通胀压力有所缓解,5月批发物价指数(WPI)进一步下滑至4.7%。

  (二)世界经济复苏面临诸多风险因素

  一是欧债危机的尾部风险依然存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2013年全球经济增长报告》中指出,欧洲成为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拖累。经济运行的外围环境、脆弱的银行体系、紧缩的财政倾向,使欧元区成为2013年全球经济运行中的主要风险之一。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重债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仍在增加,欧元区债券市场稳定性仍较脆弱。通货紧缩压力的增大、居高不下的就业率、消费者信心不足等因素直接对欧元区经济复苏产生负面影响。

  二是美国退出量化宽松货币预期将影响新兴市场金融稳定。美国制造业企稳、住房市场回暖等迹象预示美国经济稳定复苏,尽管美联储强调宽松货币政策的变化与否全由经济运行的具体情况来定,但其没有明确、清晰地指出政策变动的经济条件,为市场判断以及经济运行注入了风险与不确定性。市场预期美联储有可能会提早缩减购债规模,这将导致资本大量流出新兴市场,引发这些国家货币对美元大幅贬值。未来看,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退出的外溢效应将是影响新兴市场金融稳定的重大风险因素。

  三是日本超高债务存在风险恐引发新危机。截至6月30日,日本国债余额达1008.6万亿日元(折合10.46万亿美元/63.9万亿人民币)。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国债规模是日本GDP的两倍多,预计今年的财政赤字占GDP之比将从去年的9.9%升至10.3%,远高于所有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欧元区国家,公共财政已难以持续。安倍经济学推行扩张性财政政策和2%通胀目标货币政策的组合将影响到长期以来通缩与巨额国债市场之间的平衡,国债市场剧烈动荡将加大引发政府债务危机的可能性。

  四是贸易保护主义干扰及地缘政治冲突国际贸易往来。2013年上半年,美国对中国贸易保护主义呈升温之势,已发动一起反倾销调查、一起反补贴调查和四起“337调查”; 欧盟对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11.8%的临时性反倾销税;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等国为保护本国产业免受外部竞争,针对进口产品征税的行为显著增加。在此影响下,世界贸易组织将2013年全球贸易增长预估从4.5%调降至3.3%。地缘政治冲突对各国经济往来造成影响,美国“棱镜门”事件激化了美俄矛盾、日本安培政府出格行动导致日本与其周边诸国关系紧张等给各国之间正常贸易往来造成一定负面影响;非洲和中东形势不稳定, 使对中东石油依赖程度不断加大的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受到供给冲击。

  (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下跌

  国际原油市场稳中有降,从年初的最高点(WTI、Brent分别为每桶97.9美元、119.0美元)逐步回落,期间经历了两轮“回落—反弹”之后逐渐趋于平稳,截至上半年125个交易日结束后,WTI、Brent现货均价分别为每桶94.2美元、107.5美元,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4.0美元和5.8美元。根据澳大利亚资源、能源与旅游部旗下资源与能源经济局(BREE)报告,铁矿石现货价格由2月高点152美元/吨一度在6月份走跌至115美元/吨,预计全年平均价格在117美元/吨左右。国际粮价总体呈小幅下行走势,6月份,美国小麦、玉米期货价格分别为255美元/吨、266美元/吨,分别比年初下跌9.6%、5.6%;泰国、越南大米出口价格分别为545美元/吨、373美元/吨,分别比年初下降3.5%、8.4%。

  二、国内全面推进经济转型,增速趋势性放缓

  2013年上半年,国内经济在“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等不低于‘下限’、物价水平等不超出‘上限’”的指导思想下,采用一系列“稳增长、调结构”的宏观政策,确保主要经济指标在限制的合理区间内波动。从实际增长情况来看,在一季度经济增速再度回落至7.7%的低位后,上半年国内经济继续放缓至7.5%,经济仍然保持平稳增长但稳中偏弱,多项指标数据正反映出经济转型的过程。具体表现在:

  (一)工业生产增速放缓,制造业扩张面临转型压力

  在部分工业部门存在严重产能过剩及全球经济普遍不景气导致内需外需萎缩的双重制约下,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3%,较去年同期回落1.2个百分点。截止上半年,国内所有工业行业产能利用率仅为78.6%,其中钢铁产能利用率只有约67%。在消费需求萎缩、生产成本上升、产品价格下降的压力下,工业生产下行压力增大。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1,较同年5月下降0.7个百分点,为近4个月最低。低端产品产能过剩,高端产品供给不足的矛盾,结构性的供需失衡对制造业的产业升级产生了迫切的需求。

  (二)投资增速放缓但结构在优化

  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1%,比去年全年放缓0.5个百分点,且增速呈逐月下降趋势。支撑投资增长主要在于基建和房地产投资,上半年全国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20.3%,较去年同期提高3.7个百分点。投资结构变化体现出经济结构调整“稳中提质”的内涵,在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中,三次产业投资分别同比增长33.5%、15.6%、23.5%,这意味着在资源和环境约束增强的背景下,投资重心正向社会经济效益更大的现代农业以及边际贡献率更高的现代服务业倾斜。

  (三)社会消费正在缓慢回升

  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0764亿元,同比增长12.7%。随着抑制“三公消费”对消费的下拉作用逐渐减弱,消费增速也逐步从一季度的12.4%缓慢回升;单看6月数据,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3.3%,较5月的12.9%也小幅回升;在通货膨胀的预期下,具有投资性质的金银珠宝消费显著增长,同比增速高达29.7%;消费的回升对GDP在二季度稳住7.5%的既定目标作用明显。

  (四)对外贸易增长稳定,贸易质量在提升

  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出口总额19977亿美元,同比增长8.6%。虽然增速比一季度回落4.9个百分点,但从出口产品结构来看,贸易质量比2012年进一步提升较为明显。1—5月高新技术产品累计出口2721.75亿美元,增长23.1%,高于同期总体出口增速9.6个百分点,占总体出口比重从2012年的29.3%上升到31%。上半年机电产品出口6085.6亿美元,占同期出口总值的57.8%,比2012年全年提高0.2个百分点;同比增长10.7%,增速较2012年全年提高2个百分点。可见,我国对外贸易虽然增长速度下降了,但在国际贸易中的获利能力明显增强。

  (五)物价保持低位徘徊

  上半年CPI累计同比上涨2.4%。6月份CPI同比上涨2.7%,较5月上升0.6个百分点,升幅创四个月新高超出市场预期。由于CPI价格变动受当期供求变化影响明显,今年全国农副产品生产受暴雨、高热等临时性短期冲击较大,因此未来价格压力还不能完全消除。PPI累计同比下降2.2%。6月份PPI同比下降2.7%,连续16个月下降,PPI的持续低迷正是国内工业需求不足、产能过剩的表现,同时显示企业的经营状况仍不乐观。各方专家认为未来政府宏观政策不放松、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等因素影响,预计PPI将持续在低位徘徊。

  (广西经济信息中心预测部)

责任编辑:黄雅丹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