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4 来源:

 

  一、以制度创新方式进一步防范金融风险

  一直以来,各国政府不断进行制度创新以提高金融机构抗风险能力,在金融领域也形成一些较为成熟的制度。如设立中央银行,允许商业银行将日常贴现等业务获得的票据,向中央银行办理再贴现业务,从而提高商业银行资产流动性,同时也提高其抗风险能力;在保险行业设立再保险制度,让保险公司在承接有着巨大风险业务时,通过分保方式将风险和责任向其他保险人分担。

  我国在2010年3月30日开始允许融资融券交易,但只允许证券公司以自有资金或者证券对投资者进行融资融券,这使得融资融券业务的风险集中于证券公司身上,且融资融券规模明显受限。而证券公司作为资本市场的中介机构,从制度上迫切需要类似于中央银行或再保险等类似的风险分流制度,这样才能有力于提高其抗风险能力,并提高资产流动性。

  而目前实施的转融通操作模式,对于证券公司而言,其向证券金融公司借入资金和证券基本上是无成本的,证券公司能够百分百将资金和证券加价出借给客户并稳嫌差价,此外,由于证券公司已将融资买入的证券和融券卖出所得的价款作为担保物,在此基础上,只要再缴纳少量的初始保证金,就可以实现对所欠证券金融公司债务的足额担保,无须另行筹集其他担保品,交易成本极低实施。【1】因此,转融通制度不仅提高了证券行业的抗风险能力,也符合国际上对于融资融券制度设计的惯例。 

  二、为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提供通道

  金融市场本应是互融互通的,资金在各金融子市场间流动,以实现各金融子市场的收益率达到动态的平衡,这也是各金融子市场的权威价格形成机制的内驱动力。

  我国为避免金融混业经营所带来的经营风险,明确规定银行资金不允许进入证券市场,以此避免证券市场的风险引入货币市场。但也将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相互割裂,加上做空机制的缺失,导致金融资源价格出现扭曲的现象,交易效率下降,成本虚增,权威价格缺失等现象,例如我国证券市场股票市盈率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就是常例现象。

  转融通业务推出后,无形中给了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开了一个间接的通道。当货币宽松时,银行、典当行等资金供给方在利益机制作用下,通过证券金融公司向资本市场输入资金,向资本市场融资以获取利差收益。随着证券价格上涨,企业在资本市场融资将获得更多的资金。另一方面,当货币紧缩时,货币购买能力上升,股票价格将在融券行为的作用下加速调整。所以,转融通制度能使证券市场进一步活跃,证券流动性极大的增加。【2】

  三、为金融市场化建设打下基础

  市场成熟的标志在于有着良好的商品定价机制,在价格机制作用下,市场对各生产要素进行调剂余分配。由于长期行政管制的结果,金融市场化的程度并不高,利率、汇率等金融核心要素尚处于半市场化状态。证券市场定价机制亦不成熟,长期以来依赖行政干预市场的问题非常突出。在转融通业务的推出后,不仅对融资融券机制的扩展和完善,而且卖空机制的存在客观上能产生一种价格发现机制,促使证券市场中的证券价格接近实际价值,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证券市场价格有效性的实现。

  中国证券市场长期缺乏做空交易机制,长期缺乏做空机制的市场,加上投资者不完全理性、市场机制不健全及监管不到位等因素,使得我国证券市场价格主要反映了乐观者的信念,严重影响了证券市场的价格形成与发现功能。转融通机制的推出将使未来个股做多做空得以实现,被市场低估的证券会被大量做多,而高估值的证券面临卖空,市场价值体系将回归合理区间,市场价格发现功能将得到进一步的完善。【3】

  回顾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后的金融行业发展进程,不难发现,金融衍生品市场在稳步开放之中。从06年设立金融期货交易所,到股指期货推出,到现在的转融通制度,实际上都明确发出了金融市场化改革的信号。而近两年商品期货所开设的品种数量迅速增加,这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衍生品的交易会逐渐完善起来。衍生品的推出实际上开启了现代金融创新的盖子。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到90年代,金融衍生品从萌芽迅速成长为全球最主要的金融交易品种。在90年代中后期,亚洲金融危机、巴林银行倒闭等事件使得衍生品的风险被全球各金融市场所重视,但是,即使到今天,金融衍生品交易一样是全球金融市场交易规模最大的品种,原因就在于这是金融创新的常用工具载体。所以,可以想象,随着转融通制度等不断完善诸多衍生品交易,我国金融改革和金融创新会进入一个更高更新的领域,金融市场的成熟程度越来越高,对经济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参考资料:

  【1】张悦,《转融通基本问题研究》,证券市场导报,2012年第07期,p62-65

  【2】杜恩斌,《当前我国融资融券制度完善下的转融通机制》,中国证券期货,2011年07期,p41-42

  【3】马学玲,《关于我国证券市场引入转融通机制的思考》,特区经济,2012年04期,p104-106

责任编辑:许燕裕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