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4 来源:

 

  一、市场中机构投资者的优势地位进一步加深

  转融通制度实际上是进一步完善我国已经实施的融资融券业务,实质上融资融券业务属于信用交易的范畴。在转融通制度的配合下,券商的融资融券业务的资金来源和融券来源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虽然目前某些媒体认为转融通制度将会进一步引发对我国证券市场的做空行情,但是在价值发现机制作用下,过度做空马上会引来转融资规模的大幅扩大。从海外经验看,融资融券之所以能够起到缓冲市场波动、提高市场流动性和活跃度的功能,就在于信用交易的规模化发展以及由此衍生的创新投资策略。【1】

  在我国,一般来说个人投资者必须具备证券资产在50万人民币以上才能开立具备融资融券业务账户,而机构开设融资融券账户的门槛更高。可以想象,若转融通制度全面实施,在信用杠杆作用下,机构投资者可交易资产可以随时急剧膨胀。从交易行为的角度来看,价格的形成无非是在多空两个方向上资产砝码博弈的结果,而这种博弈行为也将令机构更进一步掌握市场的主动权。因此,转融通业务时代,A股的机构时代特征将更加明显。一方面机构间的多空博弈将加剧市场的波动,另一方面机构将对市场走势更具话语权,处于中间的散户的操作也可能会变得更加艰难。【2】

  伴随着衍生品交易和金融创新发展进程的,是方兴未艾的组合投资。在组合投资中,资产与衍生品的组合可以创新多样,以实现不同的风险收益投资要求,这需要专业的分析团队和扎实的数量分析能力。机构投资者有着丰富的人力资源来从事相应的开发和设计,这也是机构投资者的强处所在,因此,转融通制度为机构投资者提供了更为丰富的投资选择,特别是突破了以往券商融资融券制度的限额,使得机构投资者的投资组合可转圜空间加大,优势地位愈加突出。

  二、中小投资者需要更高的素质储备以应对波动频繁、信息量剧增的金融市场

  在转融通制度实施后,市场的价格波动在幅度和速度具备了加剧的条件,因此需要更敏捷的信息分析反应操作和更系统的投资策略方案。而在融资融券的证券资产50万的门槛下,众多的中小投资者难以直接利用转融通业务进行投资,换句话说,中小投资者只能够利用传统的多头投资方式来投资获利,通过持有——分红或转让来获得资本增值。而目前高市盈率的市场将明显降低持有-分红模式的收益率,获利模式将主要依赖于持有-增值-转让的方式。与已开设融资融券账户的大投资者相比较,其多重盈利方式具有着操作技术和信息上的优势。因此,中小投资者不仅需要转变目前单向多头投资的思维,还必须具备多重投资思维的市场分析能力。

  况且转融通制度为投资者尤其是机构投资者带来新的盈利模式,通过改变资产投资组合的收益—风险结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商业银行等理财机构可以对金融产品进行不断的创新。在配合融资融券和股指期货两种做空工具,机构投资者可以通过对风险-收益的评估,不断调整资产的投资组合,在风险收益上进行平衡选择。而风险收益的平衡判断需要扎实的金融投资知识和操作判断能力,因此,资金量小、缺乏专业能力的散户,绝大多数仍要依靠低买高卖做差价获利,容易成为机构猎杀对象。【3】

  所以,转融通制度的实施,也意味着机构在市场中的优势地位进一步扩大。自1998年我国证券投资基金设立以来,各种类型的基金针对不同的投资需求逐渐丰富起来。随着可选择的投资策略余地扩大,以基金为主的机构投资者具有更高的灵活性,无论是通过套期保值来锁定投资成本和利润,亦或通过套利交易来进行价差交易,还是根据市场趋向选择多空投机,因此,中小投资者要在市场博弈中获胜的概率是越来越小,要透彻分析市场的变化需要的知识储备越来越高。

  三、提高衍生品交易在金融市场的影响力

  我国自开始设立融资融券交易和股指期货交易制度后,衍生品交易开始进入金融市场。虽然股指期货交易规模持续攀升,从近年来全球各证券交易所的数据来看,股指期货是交易规模最大的品种,但是,股指期货毕竟属于宏观性的金融交易工具,其设立出发点还在于对系统性风险的回避。

  而融资融券制度可实现对单个证券的做空交易,在投资组合构建中,可以满足对单个证券风险回避的需要。但是,如果缺乏转融资制度,则融资融券的交易规模还是有限的,受到证券公司自身资产和资本金规模的限制。转融通制度的实施使得证券市场衍生品交易体系进一步完善和成熟,也是的证券价格定价体系进一步完善。以此为参考,为金融市场的核心两大要素-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提供成熟的经验。

  在上世纪90年代,国债327事件让我国金融衍生交易发展陷入了暂时的困境,特别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内对于金融衍生品交易就抱着有色的偏见。利率市场化的问题迟迟悬而未决,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在于市场化利率决定机制中,利率期货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缺乏权威的市场化利率,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全面实现市场化是不可能的,因为利率或者说收益率是金融产品的价格标准。

  况且我们国家的制度设计很多时候并不是市场主导的,是由政府推动的。所以衍生品交易能否在我国顺利实施,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政府对已实施制度的评估。可以肯定的是,我国自2006年设立金融期货交易所,开始启动金融衍生品市场,从最初的试运行,到股指期货交易和融资融券交易制度正式颁布实施,到现在的转融通制度扩大可交易规模,都明显看出我国对金融衍生品交易制度设计的稳步推进。因此,可以预见,未来的利率期货、外汇期货、期权等衍生品交易将在金融市场做发挥更大的作用。

  参考资料:

  【1】张宗新、缪婧倩,《转融通业务与信用交易市场发展》,中国金融,2011年第20期,p44-45

  【2】聚焦转融通,http://money.163.com/special/jjzhuanrongtong/

  【3】转融通颠覆A股盈利模式 两类散户成为机构猎杀目标,http://stock.10jqka.com.cn/20120827/c529122408.shtml

责任编辑:许燕裕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