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6 来源:

 

  [编者按] 今年以来,中央不断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力度,督促各地尽快出台实施方案,提出具体措施,目前已有广东、浙江、四川、贵州、江苏、重庆、湖北、湖南、上海等省份正式出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综合实施方案或计划,我区关于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意见也已印发实施,基本是围绕“三去一降一补”五项核心任务开展。从我区区情来看,我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既有全国共性,更有因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不同呈现的特性,比如区域产业结构较为雷同、资源型产业去产能面临两难、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发展出现新趋势等,必须加以关注并采取进一步具体措施,才能预防我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水土不服”,确保各项措施落到实处。因此,本文重点对我区去产能、去库存过程中存在的特殊性问题进行分析,并提出对策建议,供参阅。

  一、区域产业同构是我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突出问题

  长期以来,我区供给侧结构性矛盾不仅体现在产业结构重、发展方式粗放、产品附加值低,也体现为区域产业同质化发展趋势日益凸显,主要是由于很多地市由于国家和自治区支持政策相似、资源条件大体相似,存在部分重大产业和重大项目布局雷同现象,比如北部湾地区的南北钦防4市资源条件相似,特别是在直线距离不超过300公里的区域同时存在3个枢纽港口,如果规划整合的不好,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整体资源的利用和规模效益的发挥,使得各城市之间的竞争加剧,互补性和协同作用减弱,区域间协调发展和功能定位区分清晰的格局尚未完全形成,在当前全区各地区同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形势下,就难免出现产能过剩行业“此消彼长”的“选择困难”问题,导致各地区往往对自治区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措施持观望态度,积极性难以真正调动起来。因此,我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要着力构建产业新体系,更为紧迫的是把握全区区域发展一盘棋的原则,在行业引导、企业扶持、园区建设、产业转移、体制创新、跨区域合作等各方面综合施策,加快推动区域间、城市间、园区间产业协调发展。一是从产业布局看,落实以区域功能定位指导产业布局。建议紧紧围绕自治区“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区域功能定位,以“双核驱动”战略指导产业空间布局结构,以产业板块取代行政模块,在空间上将各区域的产业、资源、技术和人才整合,进一步提升区域间、上下游产业的关联度,切实解决要素分散、市场分割、物流不畅、同质化竞争等深层次问题,打造各具特色的产业高地和产业集群。其中,沿海地区以北部湾经济区临港产业为重点,沿江地区以珠江—西江经济带的上下游产业链和桂林国际旅游胜地的现代服务业为重点,沿边地区以左右江革命老区和沿边经济带的边贸旅游产业为重点,统筹推进江海边地区产业特色发展、差异化发展、协调发展。二是从体制机制看,构建区域间利益分享共担机制。健全区域利益矛盾协调机制,重点完善跨区域的重大项目或者企业所带来的税收收入分享机制,以及跨区域公共物品供给成本分担机制以及利益补偿机制。健全区域生态环境补偿和联防机制,理顺管理措施、保障机制、联合执法、梯度补偿等机制,着力减少主要江河流域沿线同时出现大范围污染的频次。加强区域协同创新能力,重点加强北部湾地区、西江流域、粤桂合作区等区域创新平台建设,以创新带动各区域产业梯度发展。

  二、我区资源型产业既要做好减法更要做好加法和乘法

  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也是国家化解过剩产能的重要抓手,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不等同于简单去产能,特别是对于我区这样的资源富集地区,依托资源优势形成的有色、电力、化工、食品、建材等产业体系,已经成为部分地区的主导产业和整条产业链的龙头,是关系到这些地区经济长久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根基。此外,对一个地区产能过剩覆盖面和程度的判断,重点是基于两个方面:从数量上判断主要看现有产业产能利用率,从结构上判断主要看区域市场供需平衡度。就我区发展阶段和区内市场容量来看,我区资源型产业在本地区内产能过剩情况并不突出,比如我区炼钢产能仅占全国的2%、产能利用率93.3%,煤炭产量仅为自身消费量的1/20,电解铝产量仅57.33万吨、产能和生产不足限制了整个产业发展,水泥行业市场需求良好企业开工率达到100%。因此,对于我区资源型产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绝对不能一刀切,必须具体分析产业发展前景、产业技术领先度、产业区域市场需求,分类施策,既要做好防止新增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清理僵尸企业的“减法”,更要注重做好培育壮大优势产能的“加法”和加快科技创新的“乘法”,推动传统优势产业在“去”的过程中通过转型升级发展壮大起来。建议重点做好“3个结合”:一是将传统资源型产业与高新技术结合起来。围绕自治区关于贯彻落实《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意见的具体部署,充分发挥科技创新的乘数效应,积极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高新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应围绕我区资源链谋划产业链,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提升价值链,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提高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的创新能力,使传统产业与高技术产业相互融合、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二是将传统资源型产业与城镇化建设结合起来。传统资源型产业发展必须与当地城镇化建设统筹起来,才能有依托和可持续发展。同时加强资源型城市转型也是推动我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必须和资源型产业转型接续结合起来。因此,必须坚持工业化城镇化两轮驱动和产城一体,科学规划城市产业布局,围绕城市发展和城市功能积极拓展接续产业,延长优化资源型产业链。三是将传统资源型产业与承接东部产业、鼓励企业“走出去”结合起来。资源型城市应根据自身区位优势、自然资源、配套设施等条件,有选择的进行承接产业,重点承接一些与原有资源型产业关联度比较强的产业,通过内联外引促进形成关联度大、带动力强、辐射面广、集约化高的优势产业集群,促使产业承接和产业发展的良性互动。同时,鼓励有条件企业结合“一带一路”建设,通过开展国际产业对接和产能合作转移部分产能。

  三、我区房地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要去库存也要优库存

  在全国来看,当前房地产市场调控的主基调仍然是去库存,但针对房地产市场分化和出现新趋势,国家发展改革委提出应更加注重分类施策、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这些趋势可以概括为“3个转变”:一是房地产市场正在从一手增量主导向二手存量主导转变,现有存量房交易量已经超过一手房,配套的金融服务、调控政策等都需要相应调整。二是城镇人口正在从农村向城市持续单向流入向没有户籍的城市人口吸纳或者不同城市之间人口再流动转变,因此调控政策应更多转向农民工、城镇无房户落户,以及公共服务、医疗卫生等配套设施建设。三是房地产开发动力正在从一套刚性需求向二套改善性需求转变,市场对政策调控的敏感度有所提升,也需要宏观调控政策尽快调整。

  从我区来看,我区房地产市场也面临去库存重要任务和房地产市场发展新趋势,但与全国多数地区相比,我区房地产市场总体较为稳定,2015 年底商品房累计可售面积共计4956万平方米,消化周期约20.3个月,处在22个月的警戒线以下,去库存压力任务不是太重,但防城港、北海、梧州、崇左等部分城市的商品房库存局部过剩情况,南宁等部分城市存在商品房供给基本平衡、商业地产供给偏多和中小户型供给不足、大户型供给偏多等结构性问题。因此,我区房地产去库存工作不仅应把部分地区过剩商品房消化掉,也应注重做好房地产存量的结构性优化调整,并结合当前城镇化进程出现新问题、房地产市场进入新阶段等新形势,变减少供应为主动适应需求,统筹优化全区房地产市场。重点做好5个方面:一是抓住改善性住房需求增长机遇,全面落实国家调整房地产交易环节契税、营业税优惠政策,有计划放松对购买二套房的限制条件,合理释放部分城市居民改善性住房需求。二是加快优化全区存量房结构,通过控制新增建设用地指标、调整土地用途等措施,加快商业地产库存量大的城市库存化解工作;引导房地产商压缩大户型商品房供给量,合理增加中小户型商品房供给量。三是加快落实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促进农民工在城镇安居、鼓励房地产开发商积极让利等政策措施,确保农民工、城镇无房户、住房困难户、城镇新增人口、需要社会帮扶人员等尽快落户安居,改善低收入阶层居住条件。四是重视公共服务、医疗卫生等配套设施的建设,实现既要去房地产库存又要促进城镇化,既让居民买得了房又让居民生活水平随之提高。五是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应分类施策、因地制宜,根据不同情况限定政策实施范围,避免一刀切,综合考虑各地市房屋租赁比、房价收入比、去化周期、建设用地供应、产业发展空间、流动人口规模等重点指标,建立房价调控预警体系,做到实时监控、有保有压,防止市场出现进一步分化。

  课题负责人:彭新永

  课题组组长:刘南星

  执 笔:张卫华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