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6 来源:

 

  近期,武汉、杭州、西安、长沙、成都、郑州等城市纷纷发布“抢人”政策,表面上这些城市抢的是人才,实际上抢的是未来经济。然而,在当下轰轰烈烈“抢人热”的环境下,广西还停留在“冷观望”的阶段,对人才的敏感程度仍不够。地区综合实力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竞争,广西要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就必须在“引人才、留人才、用人才、育人才”等四个方面发力,创平台、搭舞台、摆擂台,做到既要“引”得进来、也要“留”得下来,既要“用”得起来、也要“育”得出来。

  一、当前国内主要城市人才争夺日趋激烈

  当前,以天津、重庆、南京、西安、济南、武汉、长沙、郑州、成都等城市为代表,围绕人才争夺开展了激烈竞争,各市纷纷在奖励机制、配套机制等方面提供优惠,针对不同人才类型,出台相应力度的人才引进措施。如针对诺贝尔奖获得者、“两院院士”、国家“万人计划”、“千人计划”、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等,不同城市给出了不同的优厚待遇,如成都市针对诺贝尔奖获得者最高给予1亿元的综合资助。西安市针对“两院院士”给予一次性500万元项目配套奖补。长沙市在先进制造领域计划培养引进15万名技能人才和3万名高技能人才,并对获得“全国技术能手”等国家级荣誉的高技能人才给予100万元奖励。从住房保障来看,各城市在住房政策上展开了激烈的争夺,主要体现在补贴房租、免租住房、优惠购房等方面,其中力度最大的是西安和南京。西安针对A类人才,提供免租入住180平米左右的住房,居住人在本市住满5年并在工作中取得贡献的,政府可将房屋产权赠与个人。南京提出各类人才可以申请共有产权房,在未来还能获得折价购买的优惠。济南市对各类引进人才提供最高100万元的购房补贴,买房可不受户籍、缴纳社保年限等限制。

  面对国内主要城市开展激烈的人才争夺,广西各市出台的相关人才引进、培养政策无论从力度,还是广度上均有亟待提升的空间,以南宁为首的广西各市应充分认识这一激烈的人才市场竞争环境,加快推出适应于本市的人才引进政策,持续创新人才发展活力,出台相关的住房优惠补贴政策,实现人才可接续培养、可持续引进、可长期发展。

  

  二、人才因素成为制约广西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最重要因素

  (一)从引进高层次人才来看,与其他省市区差距较大,处在全国下游水平。从2013—2017年全国31个省市高校六类高层次人才数量来看,“两院院士”共235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共761人、国家杰青获得者共992人、国家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共2388人、国家优青获得者共1998人。分省份看,北京近五年高层次人才达到1858人次,遥遥领先其他省份,占全国比重达到近29%,几乎等于安徽等25省份之和。上海高层次人才数量也达到909人次,位居全国第二,占全国比重达到14%。江苏位列全国第三,达到582人次。其他入选人数较多的省份还有广东、湖北、安徽、陕西、四川等。这些省份当选高层次人才较多,与其拥有较多985、211高校以及国家级科研院所数量有直接关系。大部分中西部省份高层次人才数量非常少,数量在100人次以下的省份共有17个,50人次以下的共有13个,10人次以下的共有6个。其中两院院士、国家杰青、青年千人等指标,个别省份甚至五年均为0。从我区来看,近五年高层次人才总数量排在全国各省倒数第五位,“两院院士”数量为0,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为4人,国家杰青和国家青年千人分别为1人,国家优秀青年为2人,总计仅8人。这个数字的概念可以用一连串的等式形象的说明:北京约等于=2倍上海=3.2倍江苏=4.4倍广东=4.5倍湖北=5.4倍浙江=7.2倍安徽=7.6倍陕西=8.3倍四川=10倍天津=11倍辽宁=15倍山东=15倍福建=17倍湖南=20倍龙江=26倍吉林=32倍重庆=34倍甘肃=55倍云南=109倍山西=133倍贵州=143倍河南=143倍江西=169倍河北=186倍新疆=232倍广西。说明我区在高层次人才数量与其他省份差距明显,需下大力气引进人才。

  

  (二)从留住人才角度看,无论是全职最低工资标准,还是兼职最低工资标准,广西都处于全国末尾。通过对2017年全国各省市全职和兼职最低工资标准对比来看,全职最低工资标准排在前五位的分别是上海市、深圳市、天津市、北京市和广东省,除广东省以外,都达到了2000元/月以上。广西全职最低工资标准在全国垫底,为1400元。兼职最低工资标准排在前五位的是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深圳市、内蒙古自治区。广西兼职最低工资标准为13.5元/小时,排在全国倒数第二位。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除内蒙古自治区以外,全职和兼职最低工资标准排在全国前列的基本上都属于全国超一线城市。广西在工资性收入上已经和全国其他各省拉开了差距,这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一些基层人才入桂,将导致一些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留住人才难等问题越来越严重。

  

  再从职位平均薪酬水平来看,通过对2017年广西人才网联系统中薪酬水平的分析得出,用人单位工作地在区外的职位平均薪酬为5901元/月,比工作地在区内的高1493元/月,差距较为明显。分市来看,平均薪酬水平最高的是南宁市,达到4672元/月,比工作地点在广西区外城市平均薪酬水平低1229元/月,南宁市作为广西首府,在职位竞争力上与区外仍具有较大差距。职位平均薪酬水平最低的是梧州市,仅为3634元/月,比南宁市低1038元/月,比工作地在区外的低2267元/月。

  

  (三)从用人角度来看,劳动供需失衡导致人岗不匹配问题频发,造成人才浪费。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相比,广西许多企业无法提供更具竞争力的薪资待遇,造成很多高学历高技术人才找工作难,一些企业的一线技术工人流失率较高。此外,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招工难和找工作难现象频发,求职者的劳动技能无法与产业转型产生的新岗位所要求的技能相匹配,出现结构性和摩擦性失业。从历年趋势来看,广西人才市场总体表现为供大于求的态势,说明广西在人才岗位设置上存在较大缺口(见图4)。然而,2017年广西人才网联系统中全年累计人才需求量为76.3万人、同比大幅增长44.35%,累计求职人才数为40.1万人、微涨0.45%,总人才供求比为0.53,总人才缺口为36.2万人,尽管全年人才需求量迅猛增长,尤其是第四季度扭转了供过于求的态势,但在当前激烈的“抢人大战”下,广西人才供应总量增长乏力,人才流失较为严重。同时,随着广西经济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的发展,在就业服务部门登记招聘技能人才的企业增多,但求职者中技能型人才特别是高技能人才严重短缺,劳动者职业技能与岗位需求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是当前广西人才供需失衡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近年来许多新进入职场的大学毕业生频繁跳槽辞职。广西人才网联系统统计数据显示,近几年平均每年广西都有4—5万大学生待业或择业未就业。从毕业生供需情况来看,2016年毕业生本科学历和大专学历数量占总毕业生求职人数的比例分别为48.14%和46.59%,合计占比达到94.73%。而用人单位对毕业生的学历并不苛刻,其中对学历未提供明确要求的毕业生需求数量占比为50.75%,另外明确研究生及以上要求的毕业生需求人数占比不到1%。由此可见,广西对于高学历人才的需求远远不足。

  

  (四)从广西高校和本地人才培育角度来看,教育基础比较薄弱,孵化本地人才的能力严重不足。根据2017年12月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公布的信息来看,尽管各学科参评学校数量不统一,但总的来看,广西没有一所学校或是一级学科专业排在“A+、A、A-、B+”的前四档水平,仅有广西大学的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桂林理工大学的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排在第五档“B”,这足以说明当前广西高校和本地人才培养和培育能力严重不足。向发达地区开展学习、交流的层次和高效人才培养率不高。在学科建设上存在较大差距,国内“双一流”学科建设数量较落后。

    

  再从人均受教育年限来看,2008—2016年间广西整体人均受教育年限增长缓慢。近年来广西人均受教育年限最高的是南宁市,人均受教育年限呈现逐步提高增长态势,但总体增长较为缓慢,2016年人均受教育年限仅为0.51年/人。再从其他城市来看,柳州、贺州、来宾呈曲折下降态势,2008年—2016年人均受教育年限分别下降了0.01、0.10、0.02年/人。梧州、北海、防城港在人均受教育年限增长较为缓慢。广西整体受教育年限增长不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广西人口综合素质的提升,直接影响广西的基础教育水平以及科技教育支撑能力水平。

  

  三、多渠道、多形式、多层次推出一系列人才政策

  综合来看,人才发展环境的优劣已经成为当今人才竞争的关键要素。广西要围绕人才引进、培养、使用、激励等环节大胆创新、完善举措,让各类人才生活上无后顾之忧、工作上可大显身手、发展上有成功之望,使人尽其力、才尽其能,让人才引进来、冒出来、干出来、留下来、用起来。

  (一)尽快出台一批“现象级”引进人才政策。引进人才,要做到“三个更加”。一是要有更加主动的意识。人才是有限的、稀缺的,我们不去争、不去抢,就会被别人争走、抢走。要以更加主动的意识,积极走出去、走上门,打好感情牌、政策牌、服务牌,让各类人才都能深刻感受到广西人民的深情厚谊。二是要有更加明确的目标。目标明确,才能方向清、措施实。分类引进不同层次紧缺型人才,提前确定紧缺人才目录,相关部门针对六类高层次人才尽快出台一批“现象级引进政策”。三是要有更加优良的服务。做优做细做实服务环境,包括工作、生活、配套、事业等一系列的服务环境。针对不同的人才群体量身定制政策礼包、服务礼包,让每一个优秀人才都能如鱼得水、一展所长。

  (二)全方位多角度解决留住人才难的问题。留住人才最大的吸引力就是事业平台。除了重金揽人才之外,还需从人才松绑、人才安居、孵化平台、精神生活等方面发力。人才松绑方面,建议提供量身定制的高层次研发平台、高素质研发团队、高宽松的成果转化机制。人才安居方面,针对不同类型人才,建议在房屋权赠、免租住房、租房月补、购房补贴、人才公寓、住房奖励等方面出台人性化政策,并在人才落户便利化、宽松化等方面出台有竞争力的政策。孵化平台方面,建议重点加强对“科技园、产业园、软件园、总部基地、服务中心、创客、空间”等一批平台的孵化建设,注入更多优惠政策、经费保障、配套服务等。精神生活方面,搭建家乡与工作地点之间的桥梁,积极关注人才的返乡情怀,给予人才返乡予以帮助,为有能力又有意愿为家乡服务的人才提供便利。

  (三)最大限度用好用活各类层次人才。怀才不遇是有识之士的痛楚,“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是对人才的最大尊重。在用人方面,一是要改革完善人才使用机制,建立完善用人清单,在数量上明细用人需求,在能力上明确用人要求。同时,根据人才的发展特点,随时调整岗位,最大限度保证人岗相适。二是要完善动态用人管理模式。在人才考核上也要做到跟踪管理,综合评价人才实绩,及时提出不足和改进方向,并给予合适的机会,让人才得到更好的成长。做好引领、管理、服务工作,让有才能者、想干事者、精力充沛者积极发挥作用,避免出现“引一批、走一批”的现象。三是要发挥制度功效激励人才。制度好,可以使人才才尽其用,制度不好,则可能导致人才无法展示其才,甚至流失。要进一步结合实际创造性地出台配套制度措施。增强制度的针对性、操作性,用制度安排为人才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环境。

  (四)科学培育高技能型本土创新创业人才。“打铁还需自身硬”,从长远来看,除了引进人才解决燃眉之急,更重要的是结合本土的实际情况,将本土人才加以培养、培训和开发。一是整合本地高校资源为本土人才发展搭建平台。紧紧围绕区内重点项目、重点企业人才需求,加大与广西大学、广西医科大学等高等院校的平台搭建工作,实现本土人才培养与人才输送的无缝对接。依托本地高职院校,加强企业技能人才鉴定。二是吸引本土人才回家。在已有的政策如每年自治区定期从全国各大名校选调优秀硕、博士生基础上将政策进一步放宽,吸引更多在外求学的高材生毕业后回家发展,并借助他们的人脉关系向外扩散,吸引更多地本地高校毕业生回家创新创业。三是发挥教育引导人才发展的作用。本土人才的培育与发展是一个长期且系统的过程,要从小树立人才意识,让素质教育、精神文明建设、爱国教育、人才培训等系列内容逐一落实到教学中,让人才教育在民众中形成自觉意识。

  审 定:彭新永

  审 核:喻颍杰

  执 笔:尚毛毛 李美莲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