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4 来源:

 

  当前我区经济增长持续保持在7%以上,已进入经济长周期底部整理阶段,正是压力大、困难多、风险高的时期,经济运行出现多层面、多维度的分化问题,包括价格与总量分化、价格指数间分化和区域发展分化等,表明在全国经济企稳和进入高质量发展新周期的过程中,我区经济的传导机制还不顺畅,也反映了我区经济仍面临一定程度上的结构性问题,经济企稳的基础还不够牢固。

  一、价量分化表明我区经济全面企稳向好还需时间

  从我区经济运行历史规律看,经济上行区间都是价格水平先上升,即名义GDP增速上行领先于实际GDP增速上升,名义价格调整对实际变量产生传导效应。自2016年以来,我区经济价格指标得到快速修复,GDP平减指数扭转了2015年的负值,并大幅回升至2016年的1.3%、2017年的4%和2018年一季度的2.2%,带动名义GDP增速快速回升至2016年的8.6%、2017年的11.3%和2018年一季度的9.3%,持续高于实际GDP增速,这种适度的通胀系数能为企业提供充足的现金流,进而加速投资和消费快速增长,带来经济各领域的良性循环,是我区宏观经济延续企稳向好态势的重要标志。

  

  然而,与以往价格运行周期比,本轮价格回升带动我区实际经济的增幅比较有限,意味着经济各领域传导渠道并不畅,经济全面企稳回升还需更多时间。我区两大内需也面临同样问题,自2016年以来名义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已企稳,但剔除价格后的实际增速并没有同步完全企稳。其中:投资增速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均保持在12.4%,但实际增速分别增长12.9%、6.8%和6.4%;消费增速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分别增长12.4%、11.2%和11.2%,但实际增速分别增长12.9%、9.9%和8.7%。

  

  二、价格指数间分化表明我区尚未形成全面景气的坚实基础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分别反映了需求侧和供给侧的价格水平,在正常情况下,消费端和生产端的价格是正向传导的,即供给侧PPI的上涨可以推高需求侧CPI,价格传导使得企业利润保持相对平衡。然而,当前我区各类价格分化现象较为明显,表明经济全面景气的基础尚未形成。

  (一)PPI与CPI走势分化:传导机制不畅挤压工业生产

  自2017年以来,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上涨影响,全区PPI快速上涨,其中2017年一季度累计上涨至9.2%,同比提高13.5个百分点,扭转了2012年以来的负增长态势;同期CPI累计上涨1%,同比下降1.1个百分点;PPI-CPI剪刀差由上年同期-6.5个百分点转为8.2个百分点。此后,PPI涨幅有所回落,但仍处于高位,CPI则缓慢上涨,剪刀差逐步收窄,2017年全区PPI与CPI分别累计同比上涨7.6%、1.6%,剪刀差仍有6个百分点,截止2018年一季度剪刀差已收窄至0.8个百分点。总体反映出,目前全区PPI价格水平的积极变化并没有在下游环节被消化,长期会压缩企业利润空间,降低企业投资意愿,表明当前宏观经济总需求尚未全面转暖。

  

  (二)PPI内部走势分化:生产资料价格明显快于生活资料

  PPI中生活资料价格直接影响CPI的变化,PPI中生产资料价格变化通过影响生活资料成本,再间接影响消费品价格CPI。从PPI内部来看,2017年以来我区生活资料价格与PPI、生产资料价格分化现象明显,全年PPI中生产资料价格上涨9.1%、比上年提高11个百分点,但生活资料价格仅上涨3.1%、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生活资料价格与PPI平均水平、生产资料价格的涨幅分别相差4.5、6个百分点;2018年以来价格进一步分化,一季度剪刀差分别扩大至4.7、6.2个百分点。再从生产资料内部各行业价格来看,2017年以来我区采掘工业价格出现了急剧上涨,而原材料工业和加工工业上涨程度相对较弱,这与价格水平较为平稳的生活资料相比,呈现出了较为明显的价格分化现象。

  

  在PPI内部,生产资料价格保持较高增长水平,生活资料价格增幅则较小,二者价格的分化反映了我区本轮PPI波动主要是由采掘业等上游生产资料类行业价格波动引起的。近年来,全国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着力推动取缔“地条钢”、化解煤炭等过剩产能,形成了上游领域的生产资料供给显著收缩,价格迅速上升并直接带动PPI迅猛上涨,但下游生活资料价格变动仍然比较平稳。由此可见,由于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集中在重化工业,对以消费品为主的轻工业去化没有大规模开展,导致PPI与CPI之间的全产业链传导渠道仍不顺畅,对于产业结构以初级产品和中间品为主的我区而言,会产生明显挤压效应。

  (三)食品类走势分化:商品物价涨幅明显大于原材料购进

  从食品类来看,我区PPI子项食品类从2017年开始,持续快速下滑,而CPI子项食品类则在波动上升,分化现象较为明显。2017年12月,全区当月CPI和PPI内部食品类价格分别上涨0.1%、0.9%,涨幅相差0.8个百分点,此后两端食品类的价格走势呈反向变动趋势,截止2018年3月,当月CPI和PPI内部的食品类价格分别上涨至2.1%、下降至-3%,涨幅差距拉大至5.1个百分点。CPI和PPI内部食品类价格走势的分化,一方面有利于食品加工企业扩大利润、降低了企业生产成本,另一方面也表明上游产业的议价能力严重不足,商品价格无法顺利传导至原材料,对于我区糖料蔗等产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总体来看,我区去年以来PPI出现了触底反弹,主要原因是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对上游产业行政性“去产能”所致,宏观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仍然不足,总需求相对偏弱。

  三、区域发展分化表明各地产业结构调整深度和进度不同

  从三大区域板块看,桂西资源富集区快速增长、西江经济带稳步增长、北部湾经济区有所回落。2017年以来,北部湾经济区与西江经济带、桂西资源富集区经济增速出现了较大分化。其中,2018年一季度,北部湾经济区4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6.5%、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西江经济带7市增长7.2%、同比上升1.8个百分点,桂西资源富集区3市增长10.5%、同比上升7个百分点。与以往区域发展分化不同的是,无论是区位优势,还是产业优势都居于其他两个区域之前的北部湾经济区出现了与区位优势较弱的桂西资源富集区反向分化的态势。

  从北部湾经济区内部看,南宁市核心带动能力快速下降是北部湾经济区经济增速回落的重要原因。2017年以来,防城港市经济增速持续波动上升,南宁市、北海市和钦州市经济增长均出现了下滑,而比重最大的南宁市经济增速下滑态势最为明显。今年一季度,南宁市GDP增速仅为4.5%、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环比下降3.5个百分点,是拉低北部湾经济区经济增速、形成区域发展分化的主要城市。而作为全区发展引擎的北部湾经济区,一旦出现经济失速,必然会影响全区经济增长动力和活力,必须予以高度重视。

  

  审 定:彭新永

  审 核:喻颍杰

  执 笔:李美莲 张卫华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