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0 来源:

 

  乡村振兴需要城镇带动,城镇发展离不开乡村的资源,如何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关键在于处理好城乡关系,促进城镇和乡村的资源、产业、人才、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等方面深度融合,才能实现城镇和乡村同步发展,逐步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2018年7月23日,自治区召开了年中工作会议暨县域经济发展、乡村振兴推进大会,将县域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摆在了更加突出位置,促进两者融合发展对经济社会平稳增长具有重要支撑作用。

  一、广西县域经济和乡村振兴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一)县域经济实施“两个三年行动计划”。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县域经济发展,立足区情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大力推进县域经济加速发展。2018-2020年,全区将实施县域基础设施能力提升和县域公共服务设施能力提升两个三年行动计划,投资2413亿元重点支持县域交通、农田水利、能源、信息网络、园区等基础设施能力提升工程建设,补足县域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短板。政策方面,在投融资、项目、财税、用地、金融、人才等领域出台“双10条”政策,破解县域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和瓶颈问题。通过资金和政策扶持叠加,全区县域经济发展环境将大大改善,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期。

  (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激发内生动力。为了贯彻落实国家乡村振兴战略部署,2018年5月自治区印发实施《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决定》,将乡村振兴作为我区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主要抓手,并加大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配套实施乡村振兴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能力提升三年行动计划,加快建设一批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能力设施项目,2018-2020年计划建设项目27285个,总投资3941亿元,涵盖乡村经济发展多个领域。大规模的工程项目实施,将为乡村振兴发展注入新动力,也为促进乡村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提供重要支撑载体。

  二、广西乡村地区与县域经济发展不均衡问题仍比较突出

  近年来广西县域经济与乡村振兴都取得了新进展,但乡村地区经济发展总体水平偏低,在许多方面都远落后于县域地区,与县域经济发展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一)乡村经济呈现衰退趋势,县域经济保持平稳增长。土地是农民收入的主要资源,广西山多地少尤其是乡村地区土地资源更加贫瘠,受自然条件的限制,以及许多村落无规划发展、资金投入不足、项目支撑不够,农业基本靠天吃饭局面未有改变,其他产业基础非常薄弱,导致乡村经济发展比较滞后。为了提高家庭收入和生活水平,乡村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劳动力严重缺乏,农业副业化、乡村空心化、农民老龄化、土地荒芜化等现象越来越严重,乡村经济发展呈衰退趋势。据统计,广西农林牧渔增加值年均增速从“十五”时期的6.1%下降到“十二五”时期的4.6%。而近年来全区县域经济保持平稳增长,2011-2017年县域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保持在8%左右,经济总量占全区60%以上。

  (二)乡村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县城基础设施投入较大。广西属后发展地区,综合经济实力不强,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能力有限。乡村地区地形复杂,基础设施工程量很大,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且回报率低,社会资金不愿意投资,同时乡镇可支配财力非常弱,主要依靠财政拨款远远不能满足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资金需求,导致许多乡村的交通、能源、通讯、文化教育、医疗、环境卫生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基本公共服务能力不足,越来越不能满足乡村居民的生活需求。而县域基础设施投入较大,各方面设施和服务比乡村完善,学校、医院、文化馆、体育馆、污水处理厂等设施规模和数量是乡村远不能比的。

  (三)乡村发展资源要素短缺,县城人口虹吸效应增强。长期以来受重城市轻农村的发展理念影响,在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方面城镇比乡村占有较大优势,城镇发展条件和环境比乡村更具吸引力,使得乡村大量资源要素向外转移,人才、资金、技术、土地等要素均呈现向县城和城市流动趋势,甚至流向区外发达城市,乡村普遍存在资源要素短缺与利用不足问题,发展后劲乏力,严重制约了乡村经济发展。如人口流动方面,越来越多乡村人口流向县城和城市,2017年和2016年广西乡村常住人口分别比上年减少31万和27万人,在广东务工的广西农民工人数就超过500万人。资金流向方面,由于新生代农民工年龄较轻、消费观念转变较快,越来越多的外出务工收入花费在县城和城市,据有关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农民工平均寄回乡村的打工收入占总收入的70%,目前已下降到30%左右。

  (四)乡村集体效益很低,与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差距仍较大。由于我区乡村地区发展规划严重滞后,乡村居民不能有效合理利用土地,形成大量的空闲宅基地和闲置土地,土地经济效益不高,大部分乡村集体经济收入主要来源于土地流转和财政支付转移,加上乡村可利用资源缺少,大多数村已将集体土地、山林、水库等资产全部包产到户或组,已无集体资产可用,导致集体经济十分薄弱,多数乡村成为没有集体经济收入的“空壳村”,村民经营性收入普遍偏低。如,百色市754个贫困村中,有331个村没有集体经济收入;崇左市287个贫困村中,有152个村没有集体经济收入,部分村虽然有集体经济收入但也不高。扣除价格因素,2017年全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1325元,比县域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少17000元左右,差额仍较大。

  三、以“机制+平台+产业集群”为着力点推动县域经济与乡村振兴融合发展

  (一)构建协同合作工作机制,加强县域经济与乡村振兴融合发展的统筹协调。城乡之间协作机制不畅、任务分工不明晰、工作职能交叉等问题对城乡融合发展会造成很大影响,需要有一个统一协调机制来统筹考虑县域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问题。建议从以下两方面着手开展工作:一是在自治区层面探索建立统一的工作协调机制,将自治区县域经济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和自治区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职能整合,成立一个新的工作小组,明确各相关成员单位职责分工,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研究县域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问题,打破之前各自发展的局面,以利于更好地研究制定两者融合发展的政策措施。二是在市级层面研究建立统一的工作协调机制,待自治区县域经济与乡村振兴工作协调机制建立完善后,各市可以参照自治区做法成立市级工作协调机制,理顺各相关部门职能关系,统筹协调当地县域经济和乡村振兴的融合发展工作。

  (二)打造产业公共服务平台,促进县域与乡村地区产业融合发展。长期以来,我区农村信息化应用程度较低,农业发展往往与工业不能形成很好的对接,既造成农业资源浪费、农产品附加值不高,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县域产业发展的资源需求。建议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开展工作:一是打造产业服务信息平台。结合县域和乡村地区的主导产业、自然资源、优势农产品等因素,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打造一批特色产业信息平台,以此促进县域和乡村产业资源的优化整合。比如,阳朔、金秀等旅游名县重点打造旅游信息平台,带动当地乡村的休闲养生、健康养老产业发展;田东、融安等农产品产地重点打造具有一定特色的电子商务网购平台,促进当地农产品销售流通。二是打造园区对接信息平台。由政府部门主导建立一个园区大数据信息平台,将农业示范区、工业园区、服务业集聚区的各类信息聚集起来,使园区之间的原材料需求、产品销售、物流运输等信息形成共享,以实现园区资源统筹、功能互补、良性竞争,更好地促进县域和乡村地区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三是打造产业项目融资信息平台。由政府部门出资建设项目融资信息平台,将我区县域经济和乡村振兴三年行动计划实施的各类项目概况、融资需求等信息接入平台,并与各类金融机构形成信息对接,使金融机构能够全面掌握项目建设资金构成和需求规模,从而有利于解决项目融资问题,以项目顺利实施来推动县域和乡村地区的经济发展。

  (三)分类打造优势产业集群,为县域经济与乡村振兴同步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我区县城和乡村数量众多,产业条件和自然资源特征各异,在推动县域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过程中不能采用相同的模式推进,要有所侧重,突出当地产业特色,打造形成优势产业集群才能为县域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提供强大动力。重点县域开发区的着力点是工业,要突出工业主导地位,以工业园区和工业企业为载体加快发展上下游产业,打造扶绥县糖产业集群、平果县铝产业集群、北流市陶瓷产业集群等,形成“一县一业”的产业发展格局,增强工业产业的集群效应和带动作用。农产品主产区的着力点是农产品加工业,要以提高农产品附加值为出发点,以现代特色农业核心示范区为载体大力发展粮油、茶叶、糖料蔗、桑蚕、水果等农产品深加工,打造“双高”糖料蔗基地、富硒农产品示范基地、生猪养殖基地等,形成现代特色农业品牌,提升农产品加工业的核心竞争力和产品附加值。重点生态功能区的着力点是生态产业,要以保护好生态环境为前提,因地制宜选择发展特色农产品生产、生态旅游、休闲养生、林下经济等环境友好型产业,打造巴马健康养生、三江侗族风情文化、马山生态旅游等一批示范区,在扩大生态文化旅游品牌集聚效应的基础上,实现生态产业和环境保护协调发展。

  审 定:彭新永

  审 核:喻颍杰

  执 笔:陈毅昌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