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5 来源:

 

  后发追赶型增长是后发国家或地区依托其拥有的后发优势,在一段时间实现比前沿国家或地区更高的增速,或用较短的时间完成工业化和增长任务的一种发展模式。根据追赶型国家的经验和我国先进省份的实践,从较长时间跨度看,后发成功追赶的经济体增速相对前沿国家或地区呈现倒U曲线,具体可分为五个阶段:一是起飞阶段。在制度变革或外部环境触发下,后发国家或地区经济摆脱低水平,向持续高增长转换,通常持续时间较短。二是高速增长阶段。后发优势快速释放,经济增速处于高位;要素供给充足,劳动力资源过剩且成本较低,资本存量快速增长;需求持续旺盛,投资保持高速增长,消费需求不断提升;产业摆脱农业的主导地位,开始向低端工业迈进,一般持续20—30年。三是中高速增长阶段。后发优势有所减弱,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快速发展;供给和需求侧约束增强,劳动力资源由过剩向紧缺转变,生产要素供应价格显著上涨,一般持续15年左右。四是中低速增长阶段。大部分后发优势已经释放,传统市场空间饱和,生产要素价格大幅上涨,劳动力资源紧缺,一般持续10年左右。五是增速回归阶段。追赶进程基本结束,经济增长速度与发达国家或地区基本相当,市场体系完善、产业结构稳定。制度、资源、文化等因素对创新和增长水平的影响凸显。

  

  一、从追赶周期阶段判断,当前我区正处于中高速增长阶段

  我区处于西部后发展欠发达地区,属于典型的后发追赶经济发展模式。1990年以来,我区同全国各地一样经历了经济增长有高有低的波浪式周期性运行态势。从后发追赶阶段判断:

  ——1990—1991年是我区追赶的起飞阶段,经济发展开始从低水平向高水平增长迈进,增速由7%迅速提升到12.7%。

  ——1991—2010年是我区追赶的高速增长阶段,后发优势快速释放,经济保持两位数增长,但也经历了大起与大落。GDP总量从518.59亿元增长到9569.85亿元,年均增长12.1%,但经济增速波动较大,出现1992、1993年的18.3%峰值,也出现2000年7.9%的谷底。供给条件宽松。劳动力资源丰富、成本较低,2010年劳动力人口比重达72.34%,比1991年提高10个百分点以上;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劳动报酬30673元,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6539),也低于广东、重庆。资本形成总额由1991年的137.1亿元上升到2010年的7934.8亿元,年均增长22.5%。需求空间巨大。投资率从1991年的26.4%上升至2010年的82.9%,成为需求方面的最重要力量。消费需求不断增加,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1991年翻1.5番以上。有色、机械、冶炼、化工等传统支柱产业比重超过70%,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

  ——2010年以后是我区的中高速增长阶段,后发优势逐步减弱,经济增长平台出现下移,经济增速出现放缓,由2011年12.3%下降到2017年7.3%。供给约束增强。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招工难、招工贵现象普遍存在,2016年全区城镇单位人员年平均劳动报酬为57878元,比2010年上涨了1.87倍,比2000年上涨了8.5倍;同时劳动力资源占总人口比重自2011年出现下降。信贷增长总体呈现下降趋势,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从2011年的17%下降到2017年的12.9%。需求空间收窄。投资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从2011年的29.3%下降到2017年的12.8%。电商、旅游、体育、健康等新兴消费模式不断冲击传统实体消费,流入经济特点更加明显。传统产业贡献逐步下滑,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基础弱、底子薄,短期内难以支撑经济稳定增长,新的增长点尚未形成。

  

  二、今后一个时期我区经济将进入新的追赶周期

  (一)经济增速放缓并不意味着追赶周期结束

  从成功的后发追赶经验来看,国际上一些实现成功追赶的地区经济增速自然回落时人均GDP为11000国际元左右,而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导致经济增速下降的地区人均GDP为5000国际元左右,2011年我区人均GDP为25315元(约5700国际元左右),高于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水平,2017年我区人均GDP为41955元(约9450国际元左右),又低于成功追赶的水平,表明我区并未陷入追赶后期的中低速增长陷阱中,也并未实现成功赶超,追赶进程仍未结束。

  事实上,“十二五”以来我区经济增速开始出现趋势性下滑,经济增长由过去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转向个位数的中高速增长,是后发优势有所减弱导致的经济增速放缓,并不意味着即将进入中低速增长阶段。从中长期的中高速增长追赶周期阶段看,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11—2015年的持续下滑期。传统增长动能大幅下滑,经济增速由2011年12.3%的两位数增长下降到2015年8.1%的个位数增长。2016—2020年的底部整理期。2016年以来经济下滑幅度逐渐趋缓,特别是季度间开始出现明显企稳迹象,九个季度增速分别为7%、7.2%、7%、7.3%、6.3%、7.2%、7%、7.3%、7.1%,呈现出明显的底部整理特征,判断我区经济增速持续回落的不利态势已得到有效遏制,预计2018—2020年将经济运行将继续保持总体平稳增长态势。

  (二)未来一段时期我区经济将向高质量追赶周期迈进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经历了后发优势大量释放的数量追赶阶段后,我区经济实现了年均两位数的增长,地区生产总值、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均突破2万亿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突破6000美元,经济综合实力显著提升。但随着经济进入新时代,支撑经济增长的内部条件和外部需求都发生弱化,世界经济复苏前景不明,人口红利逐渐减少,资源环境约束趋紧,产业转型任重道远,经济增长动能持续下滑,表明传统的数量追赶已难以为继,未来一段时期在经济保持平稳增长态势的情况下,把高质量发展作为今后一个时期的重要思路,推动经济质量和效益提升,重点解决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实现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新追赶周期迈进。

  我区经济高质量发展水平不高,与全国与东部发达省份差距明显,具备足够的高质量追赶后发优势,追赶空间依然较大。经济总量偏小。2017年我区GDP总量仅有全国的2.4%,排全国第17位;仅相当于全国“领头羊”广东、江苏的不足1/4,也只相当于西部“领头羊”四川的56%。工业低端低效。我区工业支柱行业以低端产业和低技术、低附加值产品为主,汽车、电子信息两大优势产业均不如同处西部的重庆、贵州等地。家用电器、智能手机、集成电路等高附加值轻工业几乎空白,远远落后于广东、重庆、贵州等省市。服务业规模小、质量低。服务业体量偏小,2017年总量不足广东、江苏等发达省份的20%;特别是现代服务业质量不高,金融业规模仅相当于广东、江苏等省份的20%左右。科技创新偏弱。全社会R&D支出仅占GDP的0.8%左右,而全国达2.1%,深圳高达4.1%,重庆达1.7%;R&D经费支出仅占全国的0.77%、西部地区的7.6%,仅相当于广东和江苏的5%。

  三、未来我区经济高质量追赶将带来新一轮的经济增长稳步回升期

  (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是经济稳步回升关键引擎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处于突破性爆发的关口,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下一代基因组学、先进机器人、储能技术、先进材料等技术突飞猛进,推动高端装备制造、先进制造业等新兴产业以及金融、信息等现代服务业迅猛发展,加速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快速向装备制造、建筑家居、交通物流、传统农业、文化教育、生活服务等领域广泛渗透,推动新动能不断聚集,将带动新一轮经济增长。特别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大战略部署,未来一个时期粤港澳地区将进入新一轮大规模产业和技术转移的新时期,而我区具有毗邻粤港澳的区位优势,是粤港澳大湾区腹地和延伸区的重要省区,具有承接粤港澳大湾区产业辐射和产业转移的重大机遇。未来我区紧紧抓住机会有望进入另一个产业转移加快、技术引进加速的追赶新周期,推动经济稳步回升向好发展。

  (二)工业化城镇化发展后劲足是经济稳步回升的坚实后盾

  就工业化来说,《工业化蓝皮书》测算,2016年我区工业化水平综合指数为65左右,表明我区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的后半段,未来随着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推进,工业结构向精深加工方向转化,高技术产业和先进装备制造业快速发展,互联网+与传统工业融合发展,将催生出大量的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工业化仍大有潜力可挖。就城镇化来说,根据诺瑟姆S曲线法判断,2017年我区城镇化率达49.21%,已步入快速发展期,预计今后将以每年1—1.5个百分点的速率加速发展。但与全国相比,我区城镇化发展水平不高,2017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低于全国9.31个百分点,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低于全国11.12个百分点,特别是大量已经进城的农业转移人口并没有市民化,城乡之间的二元结构仍蕴藏巨大需求潜力,同时城市化与信息化、绿色低碳等新趋势结合,还能释放出产业升级的巨大动力。

  (三)服务业和消费升级潜力大是经济稳步回升的重要保障

  就服务业来说,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加快,居民收入水平整体提高,居民消费结构不断升级,交通基础设施日益完善,现代服务业将迎来加速发展的黄金时期。特别是未来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与服务业融合发展,服务业新业态新模式仍蕴藏较大潜力,贡献将进一步挖掘和提升。就消费来说,近年来我区消费提档升级态势明显,消费模式向个性化、多样化转变,消费结构向现代服务和知识产品转型,休闲旅游、健康养老等中高端消费比重上升,电脑、数码相机、变频空调、超高清电视(4K电视)和智能电冰箱等升级类商品零售额高速增长,电子商务、共享经济等新兴消费业态不断涌现。未来伴随城市化、信息化进程和住、行主导的居民消费升级的持续推进,信息、教育、医疗、培训等服务消费升级潜力巨大。

  综合判断,今后一个时期,随着我区高质量后发优势的不断释放,我区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条件和潜力仍然存在,将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追赶周期阶段,并进入新时代背景下的高质量的追赶新周期。从经济后发追赶模式看,自2010年至2025年的15年中长发展周期中,我区经济总体呈现“U”型态势,包涵了2011—2015年的持续下滑阶段、2016—2020年的底部整理阶段、2021—2025年的稳步回升阶段。

  

  审 定:彭新永

  审 核:喻颍杰

  执 笔:李强 张卫华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