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3 来源:

 

  [编者按] 当前我区经济运行面临诸多难题,经济下行风险不断加大,稳增长任务非常繁重,通过对支撑我区经济增长的第二、三产业增加值增速对比分析,发现第三产业增速波动幅度明显大于第二产业,并与经济增速波动趋势呈较强相关性,是影响我区经济增速波动的主要因素,稳定服务业增速对于当前我区稳增长至关重要。

  一、服务业已成为影响我区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

  (一)从长期看,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日趋突出

  近年来,我区服务业占GDP比重逐年提升,2011—2015年比重由34.1%提高到38.9%,年均提高1.2个百分点;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由30.1%提高到41.1%,年均提高2.75个百分点。同时,2013年以来多数季度服务业增速高于GDP增速,特别是2015年至今年7个季度服务业增速平均快于GDP增速0.9个百分点。我区服务业增速不断加快、占GDP比重持续上升,表明服务业在经济增长中的引擎作用日趋突出。

  图 2015年以来各季度我区第二、三产业比重走势

  (二)从短期看,全区经济增速波动多与服务业有关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我区主要经济指标均呈现回落态势,然而通过对近两年各季度GDP、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增长率对比发现,我区第三产业增速波动幅度明显大于第二产业,并与经济增速波动趋势呈较强相关性,成为影响我区经济回落的主要因素。今年前三季度,全区经济增长7%,第二产业增长7.6%,第三产业增长7.4%、排全国第28位;与上半年相比,全区经济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同比回落0.4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速持平;与2015年同期相比,全区经济增速回落1.1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回落2.1个百分点,第二产业仅回落0.7个百分点。由此可以看出,第二产业增速表现相对平稳,服务业增速回落是导致GDP回落的主要因素。

  表1 GDP、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增速对比情况分析

  (三)从行业看,金融业是影响服务业增速回落的主因

  从服务业主要支撑行业看,前三季度全区金融、房地产、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交通仓储邮政等行业分别增长10.2%、6.5%、6.0%、5.9%、4.1%。与2015年同期相比,仅有房地产业增速基本稳定,金融业回落达4.2个百分点,住宿餐饮、交通仓储邮政分别回落1.9个和1.2个百分点;与今年上半年相比,回落幅度最大的仍是金融业,回落幅度达2.7个百分点,住宿餐饮业回落0.5个百分点。可以看出,占服务业比重超过14%的金融业出现较大幅度回落,成为我区服务业增速大幅下滑的最主要影响因素。

  表2 服务业主要行业增速对比情况分析

  二、当前我区服务业增速下行的主要原因分析

  (一)传统产业增速放缓带动生产性服务业下行

  从我区产业结构看,资源型产业和重化工业比重较高,因此我区很多服务业需求与传统产业发展密切相关,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主要服务于房地产、钢铁、有色、建材、食品等传统产业。今年以来,国家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推进重点行业去产能、去库存,再加上市场需求持续低迷,传统产业增速下滑明显,带动与此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增速放缓。前三季度,全区保费收入增速回落8.4个百分点,金融业增速同比回落4.2个百分点,公路客货运输周转量增速回落1.2个百分点,电信业务总量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回落0.8个百分点。

  (二)新兴与传统服务业的增长动力青黄不接

  当前我区服务业正处于新旧动力加快转换时期。一方面,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交通运输和邮政业等传统性服务业传统服务业增速放缓,2011—2015年全区批发零售和住宿餐饮分别增长15.9%、14.7%、5.6%、4.4%和2.0%,增速放缓态势非常明显。另一方面,尽管我区电子商务、信息传输、软件服务、共享经济等新兴服务业增速较快,但其占服务业的比重仍然较低,短期内还难以挑起独自支撑服务业增长的大梁。前三季度,我区金融业增加值占服务业比重低于全国2.2个百分点,全区实物商品网上交易额97.4亿元,仅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9%,低于全国9.8个百分点。

  (三)居民收入增长放缓不利于扩大消费需求

  收入水平决定着消费能力,并直接影响居民消费信心、消费欲望和消费潜能。近年来,随着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不断加大,我区居民收入增速也有所放缓,成为影响消费需求增速回落的重要因素,也间接拉动与之关联度较高的服务业增速回落。2015年全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7.1%,比2014和2013年分别回落1.6个和2.6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9.0%,比2014和2013年分别回落2.4个和4个百分点。

  三、把稳服务业增速作为稳增长的重要抓手

  当前我区服务业发展水平仍然不高,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38.5%,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52.8%),也低于广东(52.5%)、湖南(48.2%)、贵州(42.6%)、云南(48.1%)水平,差距即是潜力,表明未来我区服务业可挖掘的空间还很大。因此,必须把稳定服务业增速作为当前稳增长工作的重要任务来抓,从落实政策、抓住热点、建好平台等角度入手,多措并举,精准施策,推动我区服务业增速尽快企稳回升。

  (一)抓住当前多重政策利好机遇稳定服务业增长。近期,国家连续出台多项支持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11月8日发布了服务经济创新发展大纲(2016—2025年),对未来十年的服务业发展作出顶层规划;在今年全国居民生活服务业转型发展经验交流会上,针对当前我国生活服务业“总量不足、结构不优、质量不高”的突出问题,商务部牵头多部门酝酿系列供给侧改革举措,服务业近期将迎来包括政府引导建立产业基金等在内的“一揽子”新政,生活服务业“十三五”规划、服务贸易“十三五”规划等相关规划也即将出炉。近期国家加大力度推动大健康产业发展和特色小镇建设,自治区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建设山清水秀的自然生态,都将推动我区健康养老、村落文化、特色小镇、全域旅游等新兴服务业态加快发展。

  (二)利用对外部影响不敏感特性稳定服务业增长。服务业连着民生,受需求波动的影响比较小,增长动力受外部国际市场波动的影响相对较小,具有熨平整体经济波动的重要作用,稳定服务业增速对于当前我区稳增长意义重大。一是进一步扩大我区服务业开放力度,大力发展服务贸易,在优化服务业结构、提高服务业质量的前提下扩大服务业利用外资规模。二是充分发挥服务业作为经济黏合剂的作用,以产业转型升级需求为导向,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大力发展现代物流、金融等现代服务业。三是加大服务业投资力度,优化服务业投资的行业结构、产业结构、项目结构和地区结构,吸引鼓励民间投资和外来投资,为服务业的加快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三)把集聚区和楼宇作为服务业发展的重要载体。集聚发展已经成为服务业发展的新趋势,主要表现在行业集群和空间上的集群,主要载体就是服务业集聚区和楼宇经济。因此,一方面应加快建设现代服务业集聚区,按照自治区服务业集聚区规划要求,做好现有集聚区的功能定位和改造提升,以及新建集聚区的培育引导和规划。另一方面把楼宇经济作为服务业发展的重要载体。加强规划引导,增加楼宇资源,完善楼宇的配套服务设施,逐步提高楼宇企业的品质,适时推行建设楼宇经济示范城区或示范楼宇。

  (四)加快将“新经济”打造成为经济发展新引擎。新经济是创新经济、信息经济、智慧经济、分享经济、微创经济,是创造出来和“无中生有”的。因此,我区必须抓住机遇重点做好两个方面:一是充分运行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加快推动各行各业融合发展,实现网上与网下、虚拟与实体相结合,加快发展电子商务、电子金融、互联网服务业,打造服务业发展新模式和新体系。二是深入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既大力发展高端创新产业,又积极发展大量微创经济,形成科技研发机构、企业和个人共同参与、创业创新创造蓬勃发展的新局面,制定实施有效的鼓励支持政策,促进新经济发展从小到大、由弱变强。

  课题负责人:彭新永

  课题组组长:喻颍杰

  执笔:张卫华 杨丛丛

责任编辑:潘晓东

相关报道: